保镖1997|第117节

推荐阅读:、盛唐崛起木系异能者的六零生活裴先生撩了会上瘾大圣道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太古绝神首席财务官重生在作弊娱乐圈之离婚以后总有昂贵物证找我报案厨神妹妹异士居信仰大爆炸日日与君好执念(作者欣欣向荣)一往情深深几许一遇叶少误终身一夜惊喜欲擒不故纵进入电影
  “你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

  “这是形容好不好?”她撑住下颌,眼睛向左看,继续想,“从律师到检察官,个个都好照顾她。唉,女人长得好看,一出生就占好大便宜。”

  “你羡慕呀?”

  “当然啦。”

  “那你跟她换——”

  “不要不要。”陈淑仪忙不迭推脱,“她真的好惨的,老豆老妈要她命,未婚夫都掺一脚,一整个世界都没人爱,一张好脸又怎样?还是我同老妈亲亲爱爱最好。”

  “嘁,自我安慰。对了,她未婚夫的案子怎么样?我同你讲,主编室好像收到大额礼金,你再继续写,最好懂点事,不要牵涉程家父子。”

  “什么意思?”陈淑仪听得满头雾水。

  “霸王花”作为前辈,耐心提点,“小白痴,你以为世上真的有新闻独立?都是向钱看啦。讲好话讲坏话,全是收多手少的问题。听讲案件证据不足,且大程要发动媒体攻势,又倾家荡产聘出黄金律师团,搞不好又跟‘大富豪’抢银行一样,当局倒赔八百万。”

  “不会吧……我以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

  “唉……妹妹仔真是好天真。”“霸王花”靠向椅背,继续埋头于厚厚一叠财报,“什么法治社会?无非是钱权做主,slogan喊出口,给普罗大众造梦而已。这一行做久了,你连上帝都不信。”

  话还未讲完,主编就从办公室探出头,面向她,“淑仪,进来。”

  陈淑仪朝“霸王花”吐吐舌头,硬着头皮走进主编室。

  因案件复杂,牵连众多,庭审一直拖到当年年中。

  同时,港股迎来黑色八月,国际炒家聚集本埠金融市场,恒生指数跌至六千六百点。当局背靠中央政府,着力插手,金融管理局动用外汇基金进入股市和期货市场,吸纳国际炒家抛售至港币,将汇市稳定在7.75港元兑换1美元的水平上。

  九月,动荡不安的局势渐渐平息,陈淑仪在被抽调去财经版面后,最后一次参加江氏保险诈骗案庭审。

  法官与律师早已更换新装,假发、礼袍都成为历史,来听宣判的除开当事人,大多数都是报社或新闻台记者。陈淑仪坐在后排听宣,于同行跃跃欲试的神色中,窥见自己似一只食腐的秃鹫,只等当事人倒地,她立刻扑上撕咬,吃个酣畅淋漓。

  法锤敲响,全体肃静。

  江展鸿诈骗罪、谋杀罪名成立,判入狱三又四分之三年及七又四分之三年,合并执行。

  江方安玲妨碍司法公正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程嘉瑞诈骗罪、谋杀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江展鸿当庭表示上诉。

  法锤再响,全体起立。

  法官刚刚消失在门缝之间,记者就似离巢的蜜蜂嗡一声冲向受害人坐席。

  李律师连同助理担任起保安职责,为江小姐挡住汹涌而来的癫狂人潮。

  陈淑仪尚年轻,可在师兄师姐面前讨到好处,左突右冲钻在前线,但撞见江小姐毫无血色的脸孔,她居然不忍心开口去问,难道要问,江小姐,你妈咪同未婚夫无罪释放,你现在是何感想?

  还是说,你是否仍相信本埠法律?

  她一晃神的功夫,居然已经有人替她问出口。

  但江小姐一个字都不回答,只顾低着头向外走。

  但人生最可怕之处在于,比小说剧本更加戏剧化的情节日日都在各个角落发生,今次发生在高等法院大门前冤家路窄,整个记者群陡然间沸腾——

  是江楚楚迎面遇上无罪释放的程嘉瑞。

  他仍是记忆中苍白且病态的模样,穿过人潮,带着诡谲的笑,一步步向她走近。

  李律师在身边问,“需不需要拦住他?”

  楚楚不答话,站在原地等他来。

  程嘉瑞停在她身前一步远,摊开手微笑道:“怎么样?这六个月同本港法治做游戏,玩得开不开心?”

  “谢你赐教。”

  “客气客气,成年人游戏不是谁都能顶得顺,阿楚,你太天真。”

  她不动声色,“你的话讲完了?”

  程嘉瑞点头,转过身正要走,却临时退回来,讲一句,“对了,我还有话对你讲。”最后一个音落地,他毫无预兆地冲上前死死抱住她,嘴唇贴在她耳边,带着一股无法描述的亢奋,“你想知道肖劲下落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把他切成一片一片扔下海喂鲨鱼啊——”

  警察与李律师一道,终于把几乎疯癫的程嘉瑞拉开带走,四周围闪光灯闪烁不停,不知转过背小报记者是否能写完一段催人泪下的虐恋故事。

  李律师用力过度,红着脸说:“江小姐不必怕他,我立刻向法庭申请禁止令。”

  “多谢你。”她仍在恍惚之中,借由警察开道,任李律师扶着登上黑色小轿车。

  江展鸿上诉后,二审法院保持原判,他被关押在落水口监狱,听闻二奶有情有义,依旧时常送衣送物,江展鸿自认找到毕生挚爱,感激涕零。

  江太太与江安安一同生活,鲜少出面。

  她最终未能飞去多伦多,而选择在南大念新闻专业,仍旧立志做新闻记者。

  十月北风南下时,她去到南丫山参加孙文龙葬礼,孙太太将一只玻璃杯交托给她,里面装着无忧无路浮浮沉沉的18d。

  楚楚开始独居生活,租住二楼一居室,每日步行往返于学校。

  她为18d换一只大鱼缸,将它放在窗前,熬夜写论文都有它陪,“你看你,我住笼屋你住豪宅,我两个同人不同命啊。”

  18d吐个泡泡,喂,难道你要同我换?我只有七秒记忆。

  “有时候,能忘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一入豪门出不来折腰重生之你病我娇娇不可攀不一样的美食家[古穿今]窃国我和丞相大人的日常重生九零年代重生之闺门毒后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