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3810.第3810章 本帝府上,缺个女主人

推荐阅读:、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符法逆天年少称王我的清纯女友聊斋大圣人都市全能特种兵火影之祸害仙道天国剑仙是我前男友老房子的春天玄学大师的当红人生[重生]超级娱乐王朝邪医蛮女驯蛇为夫记忆总不想让她好过宅时代悦君歌欢迎来到BOSS队豪门笙箫梦豪门小老婆娇妻18岁一只娘子出墙来无敌血脉万界收纳箱无限气运主宰绝品邪少奶爸的异界餐厅重生似水青春重回1985麻辣俏媳妇龙血武神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网游之剑刃舞者
  瑶池女皇平生难得对一个男人感兴趣,却没想到,爱情的种子尚未萌芽,就被愚蠢的男人给无情地扼杀了。

  瑶池女皇终于知道梁萧为何能成为神域的丞相,原来是靠情商换的。

  梁萧指着岛屿,情绪激烈地说完,机械般地扭头看向了瑶池女皇,见瑶池女皇面无表情,冷漠至极,才知自己犯了死罪。

  他竟敢去说瑶池女皇的不对,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虽说他是夜女帝罩着的人,但现在山高皇帝远,瑶池女皇若要趁着夜黑风高将他杀之消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里,梁萧猛地吞咽口水,为了小命,四舍五入还算英俊的脸庞堆满了讪讪的笑容:“不愧是我们的瑶池女皇,就连乱丢垃圾,都是那么的潇洒自若,如同画卷般,看得梁某叹为观止!”

  瑶池女皇嘴角抽了一下,不再调戏女帝的人,开始把重心放在深渊铁链上。

  瑶池女皇目光陡然紧缩,手指发凉。

  梁萧见此,亦是看了过去,身子下意识地颤了下。

  “怎……怎会如此?”

  “……”

  dōng zhōu。

  却说轻歌乘坐九尾血鸾,前往夜惊风的气息之地,乃是神域正东的方向。

  轻歌心中只关心着夜惊风的安危,故而,一向警觉敏锐的她,竟然连梁萧说的话都没有听见。

  死亡领域,北灵境地。

  大雪纷纷扬扬飘在沙漠中,一颗颗冰锥凝结的晶莹之树,无规则地栽种。

  到了北灵境地,九尾血鸾停下,重新回到神木空间。

  轻歌足踏雷霆战靴,穿梭在冰树和沙漠中,任由漫天的大雪飘扬。

  在远方的尽头,白月之下,隐约可以看见一道孤傲又寂寞的身影,她什么话都没说,更没刻意地展开气势,但她就那样坐着,天和地都会是她的臣,山川河流,日月光辉,都会不由自主地臣服在她的足下。

  她穿着殷红的长裙,坐时曲起一侧的腿,自红衫中露出了雪白的长腿,足部的软靴,还缠绕了几条丝带在玲珑剔透般的小腿肌肤。

  她的头部,戴着奢华的皇冠,脸上未施粉黛,却是唇红齿白,眼尾处更是有天生的暗红色。

  她正侧对着轻歌,自沙漠冰雪,仰头看了眼天上的霁月。

  “你来了?”她没有去看轻歌的方向,轻声说。

  “嗯。”轻歌的步伐很缓慢,每一步都是优雅的,但踏的是太清浮云步,不过须臾,就来到了远方,站在距离灭欲大帝十步开外的地方。

  靠近之后,轻歌一眼就看到了再往前的地方,夜惊风平躺在半空,丝丝缕缕的金光,以夜惊风的身躯为中心朝外扩散。

  轻歌忍着走过去的冲动,垂眸看向灭欲大帝:“你要做什么?五年之约,你已经反悔了吗?你害怕我抵达不了天道?”

  “我要把他带走。”灭欲大帝道。

  “他是我的父亲!”轻歌双手握拳:“什么事都能商量,唯独他不行。灭欲大帝,把他留下,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你。”

  灭欲大帝懒懒地挑眸,看了她一眼:“你害怕我伤害他?”

  “是。”轻歌如实回答。

  灭欲大帝之下,通天强者都是蝼蚁,玄灵境地的她,不敢抱以侥幸的心理。

  而她的那些底牌、杀手锏,在大帝境强者们面前,都是小孩子过家家,搬不上台面,甚至都碰不得灭欲大帝的一根头发丝。

  轻歌的脑子正高度运转着,不知要怎么做才好。

  绝对的实力,如高山压下,想要破山而出,几乎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灭欲大帝拍了拍身旁的地方,“坐下。”

  轻歌看了眼,半眯起眸子。

  难道说,这灭欲大帝真的看上了她?

  以夜惊风来逼她妥协?

  一瞬间,轻歌懊恼不已,甚是忧愁。

  虽说灭欲大帝是个女子,但这种事,不论男女老少,一旦起了心思,那就是背叛了姬月。

  夜惊风的命又在灭欲大帝的手中,不得不救,此时轻歌不知,能有什么两全其美之策。

  轻歌愈想愈是头疼,都怪她貌美如花,男女通吃……

  灭欲大帝冷眼看着正满脑子胡思乱想的轻歌,声音更冷了几分:“坐下!”

  轻歌不言,脸色如罩寒霜,在灭欲大帝身旁坐下后,还刻意地拉开了几分距离。

  她到底是要为姬月守身如玉的。

  灭欲大帝看着俩人之间的距离,眼中有了些许的笑意。

  轻歌则是担心地望向夜惊风,神圣浩瀚的金光正笼罩着夜惊风,他睡得安详,呼吸平稳,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你很爱你的父亲?”灭欲大帝问。

  精神世界,古龙残魂见情况紧急,智慧如他,连忙献出一计:“这灭欲大帝可能有点儿寂寞,陪她唠唠嗑,拉近一下关系,再提出请求。”

  永生石:“不可,依我来看,应该使出美人计,**,再吹枕边风,绝对管用。”

  古龙残魂:“你这臭石头,倒是懂得不少。”

  永生石:“诶,过奖,过奖。”

  轻歌:“……”她和灭欲大帝还没说几句,这一龙一石倒是唠上磕了。

  轻歌甚是无语,额上登时落下一排黑线。

  这时,轻歌戒备地看了眼灭欲大帝。

  从出现到现在,灭欲大帝从未表示过明显的敌意,而轻歌明白,这样的敌人,才会最可怕的。

  轻歌组织了会儿语言,回答灭欲大帝的问题:“嗯,他是我的父亲,尽管他没有陪伴我长大,没在我儿时受人欺负的时候保护我,但我知道,他已经用尽了力气,他的心中一直都有着我这个女儿。”

  灭欲大帝淡淡地看了眼轻歌,问:“若是他与那日来五道天的男子,同时掉进了河里,你先救谁?”

  轻歌:“……”震惊!堂堂灭欲大帝,竟问出这等垃圾问题!

  但轻歌着实不敢当着灭欲大帝的面说这问题垃圾,甚怕灭欲大帝一巴掌碎了她。

  她有手有脚还能挣扎一下,夜惊风却要遭殃。

  轻歌只好忍下憋屈,说:“救我爹吧。”灭欲大帝口中的男子,不用想也知道是姬月。

  这灭欲大帝是打算跟姬月杠上了?

  小月月知道自己突然之间多了个大帝境的情敌吗?

  还是个女的!

  “为何不救你爱的男子?”灭欲大帝挑眉问道。

  “救我父亲,是为孝心,而我爱的男人,自与我势均力敌,或者在我之上,他有能力从深海中出来。”轻歌说话时,语气难掩骄傲自信,提及姬月,眉飞色舞,眉眼间都洋溢着幸福。

  “若他不能活着出来,你就眼睁睁看他死?”

  “不,我会陪他一同死。世上无他,也不会有我。”

  “……”

  灭欲大帝没有再说话,眸光深深地看着这片夜,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轻歌悄然地观望着夜惊风,竟发现那些金光,是在蕴养夜惊风的身体,对夜惊风有好处。

  灭欲大帝久久未曾开口,轻歌便说:“灭欲大帝此时为何不在五道天?”

  如古龙前辈所说,先唠嗑,探个虚实再说吧。毕竟除此之外,轻歌还真没什么办法。

  灭欲大帝望着她:“想你了,睡不着,就来见你了。”

  轻歌嘴角一抽,目瞪口呆,这于她而言,未免惊悚。

  五年来,轻歌的确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但还没有哪个女人,会跟她当面说这种露骨的话。

  就说夜倾城吧,多是因为羁绊情谊……

  古龙残魂:“……小丫头,不如你就从了她吧,何必等什么五年,直接成为大帝府的女主人不是更好?”

  永生石:“龙兄言之有理,越段挑战不是什么新鲜事,直接跨掉三千世和长生阎罗界,去五道天,绝对会震惊天地间。”

  轻歌不由扯了扯脸皮,这俩货,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灭欲大帝说:“他说的不错,大帝府的确缺一个女主人。”

  轻歌:“……”

  敢情永生石和古龙残魂的声音,灭欲大帝都能听见?

  顿时,轻歌心惊肉跳。

  而古龙残魂、永生石如同死尸般,不再发出声音,轻歌更是无语。

  一缕残魂,一块石头,竟还是贪生怕死之流?

  轻歌一度开始怀疑人生,她的虚无之境,没有养一个有用的东西。

  “要来吗?”灭欲大帝问。

  轻歌嘴角抽了下,回:“大帝,我有心上人。”

  “我不介意你的过去。”

  “……那并不是我的过去。”轻歌目光炙热,声音如铁:“不,准确来说,他不仅仅是我的过去,更是我的现在,也是我的未来。除了他,还是他,也只能是他。”

  完了……

  古龙残魂和永生石瑟瑟发抖,已经做好被灭欲大帝一巴掌拍碎的准备了。

  灭欲大帝沉吟许久,面色微寒,一身的气势散发而出,只见沙漠上成千上万棵的冰树,俱都应声而碎。

  转瞬之间,碎裂的冰树如流动的液体,覆在了沙漠,相连而成,凝成冰层白霜,将一望无际的沙漠尽数笼罩。

  轻歌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灭欲大帝真的是怒了。

  若是这么个死法,倒是滑天下之大稽。

  轻歌头一次觉得,美貌这种东西,真是个负担。

  早知如此,就想办法留下当年的胎记了。

  “既说心中只有他,又为何要勾引本帝?”灭欲大帝的声音很轻,却暗藏威压。24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