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洛再无佳人|第48节

推荐阅读:、吾喵归处女校最强门卫又见1982灵舍蚀骨危情你们的皇帝回来了豪门隐婚之宝贝太美吾是驱魔者蒸汽时代的道士大明星赖上我前夫你咋不上天全能炼金师极品古医传人妃常调皮小妻萌萌哒二货特工(花都特种狂龙)重生之儿子十四岁纸片恋人始于婚终于爱都市仙王我要和竹马结婚了无敌血脉万界收纳箱无限气运主宰绝品邪少奶爸的异界餐厅重生似水青春重回1985麻辣俏媳妇龙血武神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网游之剑刃舞者
  西棠进去倪凯伦的办公室,倪凯伦没在公司,她躲着她呢。

  西棠去她家,也没有有人。

  第二天早上十三爷在公司在泡茶,倪凯伦敲门进来:“十三爷,您找我?”

  十三爷穿着花衬衣大背带,梳港式油头,冲着她招招手:“凯伦,来了,坐。”

  倪凯伦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十三爷将茶杯推给她:“你跟西棠闹翻了?”

  倪凯伦手上持股,兼之十三爷爱才,因此她对待这位大老板一向没有其他人那么毕恭毕敬,闻言立刻鼓起眼:“谁那么嘴碎?”

  十三爷不慌不忙的,又泡了两轮茶,这才指了指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这儿有份文件你看看,算西棠送给你的,给你也是给我,给公司的一份人情。”

  倪凯伦拾起来一看,是一份电影上映备档期,她先扫了一眼公司的片子,没发觉什么异常,她一边翻一边抱怨:“黄西棠实在是难以管教,我怎么带手下的艺人,您一向不管,这回怎么关心起这些小事来?”

  只是下一刻她的话骤然顿住了。

  倪凯伦停住了话,又仔细地看了一遍,随即抬头,目光灼灼地盯住了十三爷。

  十三爷冲着她肯定地点了点头,神色之间深不可言。

  新年的电影档期寸土寸金,历来是兵家必正之地,新年档期星艺有一部古代爱情喜剧上映,同期竞争的还有对手公司的一部的古代侦探片,两部主演都是现在最红的人气小生,剧本制作都还算精良,两片宣传都是攻势十足,大有大打宣传战之势,倪凯伦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和几个公司的高层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终于排到了一月二日首映,原以为一切万事大吉,不料上个星期消息传来,由美国引入的一部系列超级英雄大片,正式定档首映一月二日,两片定档撞期,公司上下顿时哀鸿遍野,由于国内观影观众的口味,只怕所有的国产片票房都要被碾碎,公司试图调期,可哪有那么容易,据说如果不在二号,那就只能排到十号后了。现在倪凯伦手上的那张文件,那部美国大片的上映时间,赫然显示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那一天正好是对家的新片上映档期,简直活生生地直接打死了他们的最大对手。

  倪凯伦深深地倒抽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然后说了一句:“我明白了。”

  十三爷抬头瞧了瞧倪凯伦,慢悠悠地说:“西棠必需要留住赵家这位少爷,不惜一切代价。”

  倪凯伦斜吊着细细的眉毛:“什么意思?”

  十三爷不紧不慢地看了她一眼:“那边说得客气,说是求您多爱护她,我这就没那么客气了,你听明白了,黄西棠爱做什么做什么,别说要演话剧,她要去说相声你也得伺候好了,让西棠好好陪住了这位是正经事儿。”

  倪凯伦中午回家来了,见到黄西棠从房间里跑出来,她翻了翻眼说:“我明天去北京,给你谈你喜欢的那部戏,高兴了吧。”

  西棠低着头说:“对不起,我还是拍戏吧,我不演话剧了。”

  倪凯伦伸手一个大巴掌抽她:“臭丫头。”

  公司现在最好的资源都给了她,西棠当天下午就签了约,新戏半个月之后开拍,跟大河影视合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剧,要定妆,要背台词,西棠刚刚拿到了剧本而已,时间很紧了。

  倪凯伦冷着脸说:“陪他回北京吧,他晚上的飞机回京。”

  西棠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倪凯伦说:“十三爷说了,你得伺候好那位大爷,比拍戏重要多了。”

  倪凯伦送她到楼下,司机和车子都已经在等着了,西棠扁扁嘴,看着她有点想哭。

  倪凯伦撑着伞送她上车,替西棠拉了拉外套的领子,安慰地说:“都是讨口饭吃,好姑娘,去吧。”

  那一天是十二月的二十八日,临近新年,高楼上空的圣诞装饰还在闪烁,马路上开始张灯结彩,上海低温极低,又下雨,湿冷刺骨,人在户外的体感十分难受。

  西棠等在和平饭店的楼下,助理送他下楼来,西棠看了他一眼,赵平津裹着围巾,穿得厚厚实实的,仍在一直在咳嗽,脸色特别差。

  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赵平津昨天晚上飞来,半夜见了见胡少磊,今早上一早都昏昏沉沉地睡着,咳嗽咳得嗓子都哑了,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她一眼,没好气地说:“想说什么,憔悴得没法儿看了是吧?”

  西棠笑笑说:“您当心点儿,金身宝贵,别散了架了。”

  酒店的大堂有经过的人偷偷地举起手机。

  赵平津比她还敏锐,立刻拉过她侧过身体挡住了镜头,然后沉着地说:“上车。”

  穿着金色制服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拉开了车门。

  赵平津拉着她的手上了车。

  沈敏在首都机场接的赵平津,见到西棠随着赵平津下飞机,大大地松了口气:“西棠,你陪舟舟回来的。”

  赵平津极累,不愿说话,摆摆手上了车,车子刚开上机场高速,他倚在她怀里闭着眼。

  赵平津咳嗽,惨白的额头上,冷汗一直渗出来,西棠拿手帕给他擦,在飞机上就是这样,睡不着,身体难受,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忍着。

  沈敏另开了一辆车跟在赵平津的车后面,在柏悦府车库停下来时,沈敏上来说:“方才老爷子来电话了,让你回家去,病了,不让住外面。”

  赵平津鼻音很重,人也没精神:“我上楼去睡一觉,家里睡不着,我晚点回去吃饭。”

  沈敏压了压声音:“老板,还有一件事。”

  沈敏这些天也的确忙晕了,因为赵家要办喜事儿,他被临时抽调回来继续给赵平津做秘书,可婚宴的事情赵平津完全不管,沈敏忙着四处打点各种事情,郁家那位要一起看婚宴的策划,赵平津耐着性子陪着她去了一次,郁家小姐不甚满意,现场的布置要反复调整,第二天赵平津直接飞上海出差去了,沈敏替代他陪同郁小瑛去看的,加上婚宴策划公司有几个小下属不识人,误以为他是新郎,搞得场面十分之尴尬,这两家的事情,哪一件都不能出一点点纰漏,沈敏这时情急之下只好当着西棠的面请示了:“喜宴的座位名单,您最终确认一下。”

  西棠坐在另外一边,脸色淡淡的,假装没听见。

  赵平津哑着嗓子,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了:“你跟周老师定吧。”

  他下车上楼去了。

  赵平津进了卧室,闭着眼坐进沙发里,解开扣子脱下衬衣,西棠在外面挂好了两个人的大衣,走了进来,正看到赵平津换下了衬衣,他的手臂上注射点滴的深蓝色静脉血管,还贴着一块白色的医用胶布。

  西棠走过去,轻轻地揭了下来。

  西棠给他收拾了一下衣服,熬了点粥,回到房间里去,赵平津已经在卧房里睡着了,他鼻塞,嘴巴微微张着呼吸,感冒的症状很重,睡得不安慰,一直微微地皱着眉头。

  白皙的脸孔,鬓若刀裁,因为脸色苍白,墨黑的眉头显得格外的刺眼。

  西棠坐在床边,抬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

  多好看的男人,脸孔白皙之中透出苍白,下颌坚硬如一块粹白的坚玉,有这样面相的男人,下颔线条英俊如刀削,却注定走的是不择手段的铁石心肠的路,倘若说这些年在他身边学到了什么,大概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了达到目的,哪怕是对自己,都下得去多狠的手。

  西棠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脸,人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呢。

  ☆、第 57 章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

  新年前夕,赵平津接她吃饭。

  隔了两天再见到他,赵平津人清瘦许多,精神倒挺好,西棠坐进他的副驾驶,侧颜看了看他,发现他新理了头发,鬓角连着后脑剃得极干净的短发,根根发丝几乎贴着头皮,发丝乌黑浓墨,更显得他眉目英俊凛冽,骨子里那种冷肃决断气势,便透了出来。

  两个人吃了一顿气氛不错的饭。

  西棠知道,节日的提前一天是给她的,新年那天是给家人的。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赵平津问她说,如果那个角色她想要,可以争取一下。

  公司最近在谈她的下一部戏,海象团队的制片人找公司接洽了一下,据说公司连收到的那一页两行台词的剧本都签了严格的保密协议,西棠收到通知还准备了一下要去试镜,但后来又没有了下文,穆海象的上一部戏,让秦武武在柏林电影节拿下了影帝,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花了数年打磨出来的剧本,挑演员是慎之又慎的。

  西棠笑着摇了摇头。

  赵平津待她出手阔绰,她丝毫不怀疑,如果她继续跟着他这样下去,她能过最好的生活,锦衣玉食,满手资源,大部分时候在剧组里作威作福,小部分时候要随时等待传候,在在人世间的黑暗奢靡之处陪他吃饭睡觉,一直到他厌倦为止。

  吃完饭的夜里,赵平津带着她游车河,北京的夜晚,万灯齐放。

  这座古老的城市已经启动了节日夜景照明,朱红色的宫城延绵不断,古建筑井然有序,方方正正,一整片的璀璨灯光,端庄华美。

  他们在一座流动的黄金之城里缓慢地移动。

  赵平津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最后送她回去时,夜间的风已经很大了,吹散了雾霾,天空开始飘着零星的雨夹雪。

  西棠抬头望了望,隔着一个十字路口,巷子尽头的酒店已经遥遥在望。

  西棠忽然按住他的手说:“靠边停一下。”

  赵平津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放慢了速度,在路边停了下来。

  也许那一瞬间他已意识到不对,赵平津疑惑地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西棠目视前方,沉着而清楚地说:“赵平津,我在这里跟你说再见吧。”

  赵平津一时愣住了。

  西棠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个袋子,“我这里有一份礼物给青青,上次她怀了宝宝请我们吃饭,我都没有来得及准备,也许以后都不会见她了,你帮我转送给她吧。”

  赵平津只好接了过来,他试图说话:“你不能自己拿……”

  西棠却早已将一切都准备好了,丝毫不打算给他缓冲和说话的时间,她声音柔和而宛转,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持:“另外一个是给你的。我知道你不缺什么,但因为你,我才能拍到那么好的戏,这一点,我真心的感激你。”

  赵平津扫了一眼那个白色的盒子。

  西棠说:“凯伦上周回香港,我托她带的,我送不了你太贵的东西,你收着自用或者送人,都挺好处理的,总之是我的一点心意。”

  她没法送他太亲密的东西,衬衣、外套、领带、腕表,他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他的妻子该关心的范畴,她很早之前就明白了,自己没有那个运气,送这个还是倪凯伦给她的建议,凯伦说的,因为流行,实用,而欠缺温情。

  西棠想了想,的确如此,赵平津的手机换得频繁,一来是因为他自己喜欢科技产品,二来是因为他使用东西的确不太爱惜,磕磕碰碰的划痕很多,有的用没到一个月就摔坏屏幕也是常有的事儿,上次因为送她去医院弄脏了,他就直接换了新的。

  她做人这么周到,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赵平津完全没准备好猝不及防的告别,一个人还有半个是懵的。

  他看了她一眼,哑着声音说了一句:“喂,黄西棠……”

  西棠立刻截断了他的话:“我订了明天的机票回上海了。”

  赵平津咬了咬牙,拧着眉头恶狠狠地应了一句:“我不答应。”

  西棠不悦地抬起头,却看进了他的眼里——他眼底那一刻的伤痛,西棠有一瞬间,竟以为是错觉。

  赵平津的声音有点发紧:“西棠,你能不能——多留几天?”

  西棠望着他笑了笑——竟然还挤得出微笑:“你不是一月八号就结婚了吗,你留着我在北京,难道还想请我喝喜酒不成?”

  赵平津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那神色仿佛胸口被人捅了一刀似的。

  西棠眼角的一丝余光,只看到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一直在微微地颤抖。

  两个人在安静的车厢内兀自安静,却谁也舍不得先说话,唯恐再说出的下一句,应该就是再见了。

  隔了很久,西棠轻轻地问了一句:“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皮夹?”

  赵平津顺从地掏了出来。

  西棠接过来,翻看来看了一下,里边一叠两三个币种的现钞和几张白金卡,别的什么也没有。

  赵平津握住她的手,西棠被他有些幽凉的手指按着,翻开了夹层的最深处,赵平津翻过来抖了一下,里边掉出了一张小小的婴儿黑白照片。

  西棠拾起来,看一眼就明白了,那是她的百日照,圆藕似的手脚,笑得眼睛弯弯的,露出没有牙齿的小嘴,胖嘟嘟的脸。

  这个照片她只有一张,在嘉园的屋子里,她以为丢了,没想到是他带走了。

  西棠顿时哭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