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巧成宠|第35节

推荐阅读:、万界王座论阅尽天下言情小说的你如何谈恋爱毒妃在上邪王在下桃运兵皇全才高手对生818那个嫁入豪门的网红易中天中华史奠基者连城诀都市大仙君八十年代万元户绝世主宰天界丹药群[娱乐圈]一冥惊婚美人尸香天门大明督师最强狂暴系统男神竟然结婚了(娱乐圈)亿万婚宠娇妻万万岁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国师大人请自重王爷救命王妃太彪悍神秘男神求休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闪来的暖婚(高干)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无敌血脉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重生之福星贵女
  宋巧比知她笑话自己,也觉无趣,不过也是,她和她,虽同路中人,但从来不同道,只是私心里都有点羡慕对方的生活态度,朋友大概就是这样,互相都羡慕但也都不希望成为彼此。

  回家做了饭,哄了孩子睡下,周崇寒才回来,也是一身疲惫。

  “吃过了吗?”

  “还没……”

  “你坐着我这给你热饭去。”宋巧比起身要去厨房,被周崇寒一把当腰拦下,贴着她耳朵轻语:“忙什么……我不饿只是有点馋……”

  “馋什么?”

  “你。”周崇寒微微一笑,打横抱起她来,她失声一叫,又怕给孩子吵醒,轻轻锤他后背:“哎呦,你这人……”

  “我这人怎么了?”周崇寒说着已经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去了,在昏暗的灯晕里,痴着一张脸俯看怀里的宋巧比,后者娇喘连连,粉盈盈的脸颊是无限的柔美和娇嫩,她虽胖了点,但皮肤水润紧致,身材也并没走形,胸尖儿更耸了,腰臀也是按着比例圆润起伏,正正好好地把一个少妇的韵味体现出来了,出落得竟比以前更动人了。

  周崇寒看着也是有点心潮澎湃,先前碍着新生孩子投入过多精力,又想巧比多安养身体,自己又忙着工作移民的事情,一直没什么心思精力,这会儿万事办置妥帖,妻儿又都安稳下来,自然蠢蠢欲动。

  “你这人真是色……”宋巧比看他直瞅着她胸口里去,就捂着笑,“我哪里色?只是看看儿子今天吃的怎么样……”

  “这你怎么看?”

  “你说我怎么看?”周崇寒低着头,把满是胡渣的下巴探到胸脯上去,宋巧比就咯咯乐起来:“周老师,你可真流氓!”

  “嗯……”周崇寒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凑她更近些:“每次你叫我周老师,我都挺想跟你当流氓的,你说是不是你勾引了我呢?”

  “真冤枉呢!”宋巧比挣扎却不得,只能捏周崇寒的脸:“怎么不说你衣冠……”

  “你下面说什么?”他手不老实,已经游到下面了,宋巧比又一惊,顿住了话头。

  “我下面……”

  “你下面说的倒是比你上面说的多……”他这话里有话,她怎么听不出,不过真羞羞,他怎么能这样调戏她。他可不是那样的人,只做不说的人,但是这次,倒是变了套路。

  “巧比,阿比……”他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一遍遍,也是克制了好久,有点燥热难耐,一路地吻,一路地抚摸,像是重新探索她的身,她的心……

  她也是早忘了那感觉,重温起来,倒引爆体内源泉,人说生了孩子的女人果然不同,身体各个部位也如同重启了开关,每处都有每处的妙点。

  周崇爱虽有些激动,但还是温柔的,耐心的,孩子打磨了他的个性,他变得克制又忍耐,即使真与宋巧比纠缠一起,难舍难分了,他也是有节奏地律动,不乱步伐,柔缓的,不急不躁。

  宋巧比倒是热里加热,浪中有浪,她的喜悦是一层层地推动,推到最顶上了,她觉得自己喷涌起来,或许是幻觉,总之,她从未感受过这般强烈的欢愉,*袭来,她自己都吃惊。

  “周老师……崇寒……寒……”低语醉人,便也熔了对方,周崇寒此刻觉得整个人,灵魂,或者也不用那么复杂,就是每个细胞毛孔都颤栗,他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更加强烈的某种信号,这信号似乎鼓励了他,同时也让他完整起来。

  潮汐过后是平静,此时的周崇寒最无防御,抱着怀里的宋巧比,不小心就透露心迹:“……以前总觉得婚姻也不过是搭伙过日子,找个女人,生个孩子,过着平凡的生活……可是现在想来,这平凡二字又是多么难得……岂不知婚姻最难做的便是这过日子三个字。早些日子,总觉得你我之间有隔阂,不能完全信任……其实想来想去,阻挡在我们面前的无非就是我们的过去,那些人那些事……最后让我们放不下,割不断,却不知正是有那种不舍才失去了现有的生活……巧比,以后我们去了新的国土,新的环境,也是时候要我们把过去抛掉了,负担太重走不远……该丢掉的就丢掉吧。”

  这话正中宋巧比心间,说给他自己听,也是说给宋巧比听,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又是谁,虽然那俩人的名字从孩子诞生以来就再也没被提及过。

  然而,宋巧比还是说了:“我给程依依打过电话了,想在走之前跟她一聚,然而她拒绝了。”

  周崇寒不语,半天才说:“不见就不见吧,我也没有什么可再对她说。”

  宋巧比点头,想周崇寒会不会再提萧远,然而周崇寒却低头吻她的额头:“至于你的朋友……我尊重你,你想见也去见见吧,该说的尽量都说了吧。”

  也许也是这话,倒是让宋巧比彻底断了念想,见萧远又做什么呢?她和他最终还是不能在一起,既然不能在一起,就不要再搅扰别人的平静,留足够空白的时间让彼此都淡忘,也是一种选择。

  谁料,在宋巧比办理签证的那天,走出办公大厅正迎头走来一人,那人戴着个墨镜,穿一身深灰的休闲西服,定睛看,正是萧远。

  算是孽缘不散了吧?宋巧比想躲也是来不及了,那么大喇喇地直面对上了,装着不认识也不合适,尤其在萧远已经站住了脚,叫住了她:“阿比?”

  尴尬。

  萧远微微挑了挑嘴角,没摘墨镜,也不知是讽刺还是微笑,走到她跟前去看她手里的资料:“这是要去哪?”

  问的不明确,宋巧比捡最远的说:“加拿大。”

  萧远点头:“哦,听说了。”

  怎么听说的?听谁说的?杜琴?程依依?

  “你呢?”

  “墨尔本。”

  “旅游?”

  “移民。”

  哦,天各一方,果然是。

  宋巧比点点头,想说什么又说不下去,只能继续笑着,尴尬。

  萧远也觉出了点别扭,想客气寒暄走人,但又忍不住地沉着声音问:“你……你过得怎么样?”

  “还好,一切都好……孩子生了,是个男孩……”

  “嗯嗯,我都知道。”萧远看了下远处,并没摘墨镜,似乎都忘了。

  宋巧比也不敢看他,只觉得自己好像一直重复废话,她的事,他怎么会不知。

  “对不起,萧远。”这是她现在唯一能说的了,奇怪,说的时候声音还颤着。

  “呵呵别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那个什么,我要办点事儿,先走了,你保重。”萧远一直低着头,忽地抬起头断然结束对话,手一摆,唇角一挑,回头就走,大步流星。

  宋巧比倒是有点发懵,看着那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却发现自己这会儿一直站在大太阳底下,烤的整个人都没了一点水分,脸上都是干的。

  而萧远那边刚一进大门,便把墨镜摘了,低下头抬手拭泪,他是哭了,眼圈红,表情也不对,因为那人,他终是抓不住。

  他怎么能忘,她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她对他说——哎萧远,萧远,咱俩……咱俩还是散了吧。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心力交瘁,从来没那么疲倦过,似乎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现在的他总算好点了,能走能吃能见人,终于也是敢走到太阳底下去,却不巧地偏偏又逢她,似乎他和她的缘马上就要尽了,尽了也好,萧远觉得,他真的是不想再见到宋巧比,甚至最好从未见过这人才好,然而若不遇见她,又怎能有后续的故事?有因必有果。

  电话适时响起,萧远忙收起情绪,接起电话,对方问:“开始办了?”

  “当然了宝贝,为了你,我去哪里都愿意,我只希望尽快地见到你。”

☆、52|一懂生爱(3)(大结局)

  秋浓深处,鲲城迎来了第一场雪,雪花不大,掺着几溜儿雨,稀稀落落,飘飘摇摇,自上空悬落。

  不多,覆在地面上,薄薄的一层白,第二天还没来得及结冰,又被阳光吸干了,只剩下潮濡的泥泞的一片,行人穿梭漫步,也不觉得冷,只穿着一件呢大衣就够抵御。

  但是宋巧比穿得多,因她公婆听说多伦多那边已经大雪纷飞,总要强制她多穿一些,不仅给她穿得多,把她那宝贝儿子也打扮成个小雪球,宋巧比抱着小雪球,走了不远就觉得热,回头看她老公周崇寒,后者则轻装上阵,只穿一件皮夹克。

  “果然是穿多了,这会儿那边也不至于冷到这样子……”周崇寒提了行李过来,低头看机票:“时间比较紧,咱们到了候车大厅再说吧……”

  宋巧比只好先跟着周崇寒走进候车大厅等候,再脱去外衣,把孩子也安顿好,总算妥帖,周崇寒才去旁边商店买水去了。

  宋巧比握着行李和手里的东西,心里想,自己既是已告别所有人,将要踏别国土,她这人也只能跟定她生命里的这两个男人了,想想也是激动里有些伤感。

  她记得临行前,周崇寒这样对她说:“巧比,你别觉得只有你紧张且陌生呢,其实我也一样,你唯有我和小斌,我又何尝不是只有你们俩?异国他乡,地广人稀,孤独想家是在所难免,但我们就像拓荒的勇者,得经得起一切考验,咱仨得互相取暖,得互相鼓励……”

  他已经鼓励上她了,她呢,面上没说,心里倒是狠狠地下了几个决心,一来要把语言学好,二来一定不能让周崇寒承受太多负担,国内国外环境不同,他们又是外来移民,肯定不如国内那般自在,她怎么也要想办法找份工作,管它是个打工兼职也好,管它是个苦力也罢。

  正云游这些东西,手里的手机响了,也不是铃声,像是一条信息,宋巧比低头一看,不是她手机,是周崇寒的,看不着信息内容,倒是看得清楚那来者——程依依。

  宋巧比本能心里咯噔一下,这女人……不是说不见了吗,怎么又来骚扰她老公?难道他们都到国外去,程依依还惦记着什么吗?宋巧比的心一沉,不由地就打开手机屏幕,对着一排数字键,思索着密码……忽地心里就闪过一组数字,这数字曾经出现过,就在她前几天收拾周崇寒的行李时也还见过来着……

  是那本书《1:1618完美的建筑黄金分割线》

  1618,她曾笃信是这密码呢,何不现在就试试,宋巧比一边想着一边还真就打开了手机。

  这倒是巧了,宋巧比也不知自己怎么就会猜到周崇寒心里去,当然现在最紧张的却是那条短信究竟是什么。

  宋巧比迫不及待地打开看,是程依依发来一条长信息——

  “……周哥,听周爸爸妈妈说,你今天的飞机,没能给你送行,你别介意,个种缘由你可能也知,所以只求你一路平安,顺利抵达多市。我知道上次一别,给你带去了不少麻烦,害得你险些失了婚,丢了孩子……还好,你这样善良的人,终会得到最完美的结局……

  事实上,我们每次见面都从没好好聊一聊,哪怕我上次跑到鲲城来,也因为小辉的原因没机会跟你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地说说心里话……也是因为你我现如今都变了身份,总要顾虑旁人的感受,可是你永远是我最亲爱的大哥,我也是你最信得过的小妹,这点不会变。

  ……我想我们这辈子无缘成为其他关系,也只能是兄妹了。

  当年在你得知我在酒吧不幸堕落时,你曾提过要放弃去英国求学,留下来照顾我娶我为妻,让我免遭非议和伤害……可我知道,你的同情大于爱,我怎能委屈你,让你年纪轻轻为了我和一个不是你的孩子放弃前途……所以我选择了罗凯,以至于后来婚姻的不幸让我一直痛苦悔恨,若时光能倒流该多好!

  时光虽不能倒流,但能流转向前,我落魄去鲲城找你时,你又提到了要为了我离婚,我真的很感动,可是,周哥,我当时已是太痛苦太无能,我怎能让你背负骂名而娶我这样一个弃妇?而小辉还是那种情况,说真的,我已经很亏欠他了,我不能再亏欠你了……

  但我知道,我心里总有个小的声音在不停地问自己,难道我和你就再无机会了吗?我问我自己,难道从小到大的心愿不就是嫁给周哥吗?为什么在他两次向我求婚时,我却要因为种种而一再错过?

  我能不能自私一下呢?

  所以上次我去杭州见你,我问你,现在是个重新洗牌的机会,你我,宋巧比都有机会,你会不会考虑选择我?

  但我忘了,时过境迁,同样的问题,不同的时候回答,天地都变了模样,那时的你,一心只想回归自己的妻儿身边,怎么还会去考虑别的人……是我太幼稚,又给你添堵……

  但我告诉我自己,至少我尽力了,我就真不后悔了,我这辈子,最想问的问题已经问了,现在也把我最想说的话都说了,而且我也已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谢谢你周哥,这样一直帮助我,年轻时只怪我时运不济,不甘寂寞,没能等到你,现在也只怪我有心无力,牵不住你的手,与你一再错过……但同时,我没能让你困于善良的牢笼,没有让你为我承受痛苦和悔恨……这样想来,我觉得我又是那么幸运!

  希望你未来之路都是幸运,得到的你要珍惜,得不到的也祝你都释怀,走到哪里都能遇到真心人,尽一生之力潇洒地享有生命赋予的一切,祝好,安康,程依依敬上。”

  宋巧比看完这段长信息,整个人都顿住了,心里各种滋味都有,一时无法缓解,猛地一抬头,却见周崇寒早就立在她面前了,静静地注视着她,她仓皇一笑,没笑出来,自知惭愧,赶紧收了手机,递过去:“对不起……看了你的信息……密码是我胡乱猜出来的……真的是碰运气……”

  “去英国前就一直设这个密码,是我和程依依的生日,,我是1月8日,她是6月1日,早就想改了,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其实是我该说对不起……”周崇寒接过手机,当即就改了密码,宋巧比也不想看那密码是不是设成了她和周崇寒的生日,毕竟,这都是小事。

  只是令宋巧比没想到的是,周崇寒根本不看那信息,直接揣进兜里说了句:“咱们该登机了。”

  “可是……你不看看程依依给你发的信息吗?”

  “我大概知道她要说什么……”周崇寒从宋巧比手里接过孩子,行李和一切东西,又把水塞到宋巧比手里去。

  “不,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要说什么……其实她……你还是看看吧,我不想让你到国外以后再后悔,毕竟这都是一辈子的事情……”宋巧比也纳闷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但说这话时,她果真坦坦荡荡,没有一点忧戚。

  周崇寒深深地看了宋巧比一眼,忽地微笑起来:“我不觉得我看了和没看有什么区别……很多事情,答案已经在我心中。”

  “她上次来杭州找我见你,你们事先是通过电话的,见过面的……她问你的问题,你未必真的回答完整,这是个回复的机会……”宋巧比轻轻暗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或许只是一时冲动,但在这一刻,这一秒,她不想让她爱的人痛苦,她不想让她爱的人终生遗憾……也就在这一刻,这一秒,她忽然就理解了程依依!

  周崇寒点点头:“提起那次,我还真要感谢她……你知道萧远也找过她了吧?但她却在得知你地址后直接找到我,告诉了我……要不是她,我还得在杭州瞎转悠,杜琴那个小男朋友还得陪我在那里干耗着……她的到来解救了我们所有人……”

  宋巧比觉得他顾左右而言他,总是落不到点子上,真替他急:“周老师!你不看看程依依对你最后说的话吗?你不觉得她……尽管我不愿意提起这些,但她毕竟爱过你……”

  周崇寒忽地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了宋巧比的嘴唇上,继续笑道:“既然不愿提就不要提,你觉得这很重要吗?一个短信,看或者不看,一个问题,回答或者不回答,会影响我们的行程,我们的决定,我们的家庭吗?”

  宋巧比愣住不语,不知如何回应,只觉得脑子晕晕的。

  这时周小斌的哭声响起来,倒是把这俩人强行拉回现实,“你看看,孩子都看不下去了,呵呵,快走吧,咱们不要误了飞机……”周崇寒捧住宋巧比,又回头哄孩子:“宝贝儿子……不哭哈,是爸爸的不对,让妈妈瞎操心,让宝宝不耐烦了……你看爸爸妈妈都在呢……”

  宋巧比叹了一口气,只得伸手抱过孩子,同周崇寒一起检了票上了飞机。

  好容易坐定,又把孩子哄了,周崇寒便把手机掏出来直接扔给了宋巧比:“密码我已经取消了,你要觉得实在想替我回几句,你就直接回吧,我不管了。”说完一笑把眼罩一拉,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再不愿多说一句。

  宋巧比也是服了这家伙,怎么有时候就这样不按常理出牌,不过自己拿了那烫手的山芋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