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的修真高手|第1227章 所为何意?

推荐阅读:、职场小白升职记野王无敌之悠闲至尊邪皇山村小娘子城里的星光[娱乐圈]奸臣之子所向披靡一品江山爱势汹汹冥夫大人有话好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重生之锦绣天成弃女成凰西游世界里的道士一起混过的青春奸妃在七零年代早春不过一棵树至尊邪凰魔帝溺宠小野妃叩仙门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国师大人请自重王爷救命王妃太彪悍神秘男神求休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闪来的暖婚(高干)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无敌血脉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重生之福星贵女
  秦家家主秦孝廉刚从燕京医院探病回来,儿子秦俊的情况很糟糕,大夫说那条腿必然是废掉了,即便以现如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这辈子也别想扔掉拐杖。

  身体的残疾,给秦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打击,整日郁郁寡欢,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儿。

  从此以后,他只有被赵译嘲笑的份儿,再也没有嘲笑赵译的资本了,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曾经的秦俊,每天得意洋洋:“哈哈哈哈,你们瞅瞅赵译那傻逼,因为女人被打断了狗腿,多惨啊哈哈哈哈……”

  现在的他,比赵译还要惨,非但因为女人被打断了腿,而且还落下了终生残废。

  悲惨并不可怕,比每天动不动就要嘲讽几遍的那个人还悲惨,这就很过分了……

  毕竟是秦孝廉最疼爱的儿子,作为父亲,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些日子以来,茶不思饭不想,身体也虚弱了好多,颇显年迈。

  秦寿、秦俊这两个儿子先后出事,紧接着连亲弟弟秦文隆也遭遇不测,被林宇弄瞎了一只眼,每每念及于此,秦孝廉心底就翻涌起无边无际的刻骨仇恨。

  “孽畜!早晚要宰了你!”秦孝廉坐在车里,恶狠狠的咬了咬牙,额头青筋根根暴起,状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保镖扭头轻瞥了一眼,脸色微变,但却不敢多嘴说什么。任谁都清楚,最近一段时间,家主脾气暴躁,最好还是不要去触这个霉头。

  秦孝廉深深吸一口气,强行将心头的怒火压下去,冷声问:“查到那小子的踪迹了么?”

  “还没有。”保镖恭敬回答,“他和那个名叫沈妃丽的女人,的确在天怡温泉度假山庄留宿了一宿,开了最豪华的套房,不过第二天就离开了。我们得到消息,带人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不知所踪。”

  秦文隆受伤后,害怕哥哥秦孝廉追究自己透露消息给林宇的责任,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家族。直至第二天纸包不住火了,才扭扭捏捏的吐露了实情。这也致使林宇和沈妃丽没有遭受任何骚扰,在天怡温泉度假山庄舒舒服服的呆到第二天上午,才施施然驾车离去。

  其实秦家人的想法未免太过想当然,即便他们第一时间兴师动众的赶过去了,在林宇手下也占不到半点儿便宜,只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否则,林宇打瞎了秦文隆的一只眼,又怎么敢大摇大摆的重新回到天怡温泉度假山庄,陪着沈妃丽继续泡温泉?

  秦孝廉恨声道:“真是一头狡猾的狐狸啊,以我秦家的背景和手段,竟能让他屡次三番的逃脱……”

  “家主,都怪我无能。”保镖面露忐忑,“我们这就加派人手,继续调查。听说那小子同陈嫣然关系不错,前些日子在宴会上,两人走得很近。我估计着,他或许是被陈嫣然给藏起来了。”

  秦孝廉缓缓靠在椅背上,沉吟片刻,方才淡淡吩咐道:“不用查了。”

  “啊?家主的意思是……”

  “盘龙岭那宅子,不是刚出了乱子么?十有八九是那小畜生捣了鬼,他娘还在那里,既然能去一次,就一定会再去第二次。”秦孝廉微眯起双目,眼底悄然闪现过一抹恶毒,“我好好布置布置,等他自投罗网!”

  “家主高见!”

  长长的车队驶过宽阔的街道,前方出现了一片辽阔恢弘的院落,那是燕京秦家的宅子。几乎每天都有人从大老远的地方赶过来,送上厚礼,妄图攀附,谋划着借燕京秦家的势力分点儿好处。

  北方的秋天落黑早,现在是傍晚六点多,天色已近全黑了。大门口的灯亮着,路灯杆同高高的围墙平行而望,送礼的客人们早已离开,倒显出了几分冷清。

  秋意来袭,天气越来越冷。秦孝廉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准备回去吃点儿东西,泡个热水澡,然后看会儿书就早早上床睡觉。

  近来变故太多,他需要好好休息,等到头脑清晰一些,再考虑应对之法。

  尤其是,该怎么样做,才能宰了那头狡猾的小畜生!将这块污点,从燕京秦家的历史上彻底抹掉!

  “呼。”秦孝廉舒一口气,眼底翻涌起深深的疲倦。他漫不经心的往车窗外瞄了一眼,却见得一个瘦削单薄的背影,静静站在斜方向上不远的围墙下,仰起头,默默望着高高的院墙里……

  就保持着那个姿势,形如一尊雕塑,伫立在黄昏的冷风中。

  “嗯?”秦孝廉眉梢挑了挑,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

  他抬手往车窗外指了指,问保镖道:“那是谁?”

  保镖循声瞧了瞧,心里默默吐槽“我他妈哪知道”,但表面却恭恭敬敬的回答:“家主,应该是例路的人吧。”

  秦孝廉吩咐道:“停一下车。”

  司机在大门口慢慢停下了车子,后面的其他几辆车子也跟上来停稳了,从远处看就好像一只巨大的钢铁蜈蚣挣扎了几下,旋即一动不动。

  打开车门,秦孝廉弓着腰钻出了车厢,扑面而来的冷风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脑袋,表情略显僵硬。

  其他的手下人也纷纷下了车,彼此对视,面露困惑。

  秦孝廉见其他人要跟着自己,当即摆了摆手,吩咐他们等在原地,然后自己慢悠悠向着围墙下踱步走去。

  他作为燕京秦家的家主,成长于最飘摇、最混乱的年代,可不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温室花朵可比。保镖的护卫与他而言,更像是一种身份地位的彰显,除此外再无其他意义。

  不多时,秦孝廉走到了高高的围墙下,老眼凝视着那道瘦削的背影,笑着问:“这位小友,天气这么凉,你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看了许久,到底所为何意?”

  “有一只鸟,飞进了院子。”对方的声音很年轻,却透着冷漠,“现在它飞不出来了。”

  s39_39973/25413617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