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第108节

推荐阅读:、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斗魂天庭外卖怦然心动活在货币战当下(财经郎眼05)燃情蜜爱总裁独宠重生妻不如不遇倾城色你是我的和棉花糖睡觉是个什么感觉新婚难就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魔源纪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没有什么不能说武极神王但愿婚长久商神国民校草是女生最佳女神长相思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国师大人请自重王爷救命王妃太彪悍神秘男神求休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闪来的暖婚(高干)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无敌血脉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重生之福星贵女
  于是,她也赶紧跟展令骁打招呼,叫他令少吧,总觉得自己像个迷妹,叫他冰山吧,又怕他生气……

  最后,秦开欣尴尬地抬起手:“你你好……”

  “你理他干什么呀,快进来,我新买了好多衣服呢,你都试试。”薛曼拉着她就往里走,带她进了自己的衣帽间。

  这是秦开欣第一次看到薛曼的衣帽间,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完全就是比弗利山庄的名媛们才有的配置啊,进门对面就是一堵鞋柜墙,少说也有上百双吧,左边墙上全是衣柜,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裙子,右边柜子上摆满了包,香奈儿、纪梵希、爱马仕……然后屋子中间还放了一个饰品柜,满满一柜的珠宝首饰啊!

  “曼曼,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趁着薛曼忙前忙后地给她搭配衣服,秦开欣忍不住想要问,“你都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跟我一起做蛋糕?”

  “这问题你不是早就问过了吗?”薛曼手里拿着两条连衣裙比来比去,对她的问题毫不在意。

  “你那时候说是因为无聊,想找点事情做,可我不明白,你怎么能坚持到现在?你看,你也不缺钱花。”

  “难道你做这个,是为了赚钱吗?”薛曼问。

  她一愣,摇摇头:“赚钱当然重要,但是我更喜欢做蛋糕。”如果今天,有一份轻松又赚钱的其它工作摆在她面前,她依然会选择做蛋糕,因为那是她的爱好,她的梦想。

  薛曼甜甜一笑:“这不就对了?我也喜欢做蛋糕啊,虽然没像你那么喜欢,但是能认识你,跟你一起奋斗,我觉得很开心。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顺便赚点钱,多美好,你说是不是?”

  薛曼的话,说进了秦开欣的心里,让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台湾认识薛曼的时候。

  那时候,她耗尽了所有的积蓄,只身一人前往台湾求学,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但薛曼却是那种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出手阔绰,一看就超级有钱的富家小姐。

  班里都是女学员,有个别嫉妒心重的,看不惯薛曼那么高调,私下说她面相有问题,一看就是狐狸精,说不定是哪个富商的小三。

  这样的话传得多了,大家多少都对薛曼有了偏见,小组学习的时候,不愿意跟她搭档。

  唯独秦开欣不那么想,作为一个曾遭人排挤的过来人,她深谙眼见为实的道理,有时候耳朵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在背后传人是非的,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她就主动跟薛曼搭档学习,关系渐渐走得近了。

  这些年,两人一起合作,虽然薛曼总是出手大方,不计回报,但秦开欣从没想过要占她的便宜。

  薛曼投资多,她就出力多,薛曼懒得纠结一些小细节,她就多花点心思去注意,所有工作室赚的钱,都是根据投入多少,公平分配的。

  因为她知道,如果没有薛曼,她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不管是作为合作伙伴,还是朋友,你都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跟你在一起奋斗,我也很开心!”秦开欣紧紧拉住了薛曼的手。

  “你别这么感性嘛,说得我都想离婚跟你过了。”薛曼难得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拉起她的手,认真道,“开欣,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以后要是裴宸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让我们家保镖打死他!”

  虽然在这时候说起裴宸有点煞风景,不过秦开欣还是被薛曼这话逗乐了:“我知道啦,怎么你说的,好像我一会要出嫁一样?”

  薛曼一愣,立刻换了话题:“这件衣服你试试。”

  薛曼比秦开欣要瘦些,她的衣服穿在秦开欣身上,特别能勾勒出曲线。

  秦开欣试了好几件,头都快摇掉了:“不行不行,这件不行,太露了!”

  “那这件呢?”薛曼又拿出一件高开叉旗袍。

  “这件更不行了!”她都快哭了,“你就没有平常一点衣服吗?”

  “我想想啊……”薛曼思索了良久,“有了,这件还是我昨天晚刚买的呢,你试试。”

  她说着,拿出了一条浅绿色的连衣裙,裙子不长,刚好盖到膝盖上,无袖挂脖的设计,不会太露,但是又恰到好处地衬托了秦开欣胸大的优点,最关键的是,这个颜色很特别,高档的真丝面料搭配浅浅的绿色,让人有种夏天傍晚站在荷塘边凉风拂面的感觉。

  有刚才那么多“不适合”的礼服做对比,秦开欣一眼就看上了这件,穿上之后也很合身,于是便选了这件。

  接下去,薛曼又替她搭配了鞋子首饰,还给她画了个淡妆,全部完成之后,把她拉到落地镜前一照。

  啧啧,这效果!

  秦开欣:“我怎么觉得太隆重了呀?”

  薛曼摆摆手:“派对嘛,都是这样的,你等着,我换件衣服,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好吧。”秦开欣妥协了,穿着这身衣服跟薛曼走了出去。

  展令骁竟然也换了套礼服,像是要跟他们一起去。

  这下,秦开欣是真的震惊了,去派对的路上,展令骁坐副驾驶,秦开欣在后排拉着薛曼偷偷问:“曼曼,这派对什么级别的啊?怎么我觉得好像很隆重的样子?”

  “不隆重,很平常的。”

  “可是为什么你家冰山也……曼曼,我好紧张啊!”不知为什么,自打上了车,她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总觉得今晚会发生什么。

  “紧张什么呀,别紧张,有我在呢!”薛曼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我跟你讲,今天派对请了日本大厨过来,有喝牛奶、听音乐、做按摩长大的和牛吃呢。”

  秦开欣咽了下口水,瞬间不紧张了。

  晚上八点,他们到达了展新国际大酒店楼下,38层楼的高大建筑顶部,灯光闪烁,金碧辉煌。

  秦开欣走出车门,抬头往上看了眼,竟然发现了一架直升机!

  “这是要干什么?”她赶紧问薛曼。

  “这是在航拍。”

  “拍什么?”

  “派对啊,今天晚上大家都会很开心嘛,所以要记录一下,对吧?”薛曼转头看向展令骁。

  展令骁:“嗯。”

  薛曼给他使眼色:你再多说几句!

  展令骁:“保证你终身难忘。”说完,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薛曼用高跟鞋踩了他一脚。

  秦开欣奇怪地看了他俩一眼,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正想着呢,薛曼一把拉住她:“哎呀,赶紧上去吧,都要开始了呢!”

  思绪被打断,她也懒得去想了,管他呢,反正有薛曼在,总不可能有怪兽在上面吃人。

  秦开欣没想到,天台上还真有头“怪兽”。

  随着他们乘坐的电梯慢慢往上升,天台上的人都炸开了锅。

  洛桑:“来了来了来了!”

  老田:“航拍都准备好了吗?镜头对准了没?”

  巴布鲁:“吵什么,早对准了!”

  小冯:“宸哥,你领带好像歪了,我给你调整一下。”

  小刘:“Andy,这个花篮没摆好啊,再往左边放一点!”

  Andy:“你懂什么,这个是桃花阵,我算过了,这花篮必须放这里!”

  圆溜溜:“妈呀,被求婚的是师傅,为什么我这么紧张啊?”

  何云熙:“来哥怀里平静一下。”

  张雪:“令少上来了令少上来了令少上来了……”

  ……

  这边正热闹着,那边秦开欣却还一无所知,心里一直惦记着薛曼说的和牛,不知道这个和牛是不是真像传说中那样,听音乐做按摩喝牛奶长大呢?

  不知不觉,电梯已经到了顶楼,一个waiter站在门外分发面具。

  “为什么还要戴面具啊?”秦开欣疑惑地问,“难道是假面舞会?”

  “这都是套路。”薛曼说着,把一个金色的面具塞到秦开欣手里,催促她,“你只管戴上,进去就行了。”

  “好吧……”秦开欣无奈,来都来了,她也只能照规矩办事了。

  三人戴好了面具,waiter微微一笑,缓缓打开了门。

  天台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纸醉金迷,甚至连一点电子灯光都没有,只有摇曳的烛光,洒满花瓣的地毯,和大片的鲜花幕墙。

  “怎么里面没人啊,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秦开欣愣住了,抬出去的脚迟迟不敢踏进去。

  “进去再说。”薛曼在后面催促。

  她只好半推半就地走了进去,疑惑地四下打量,还望了眼头顶上的直升机。

  就在她无比纳闷之际,忽然,一个高挑的身影头戴面具,身穿短裙,手捧一朵玫瑰花从花墙后面走了出来。

  这女人怎么那么像……洛桑?!

  秦开欣猛然一震,定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却见形似洛桑的女人走了过来,将手中的花递给她,然后摘下了面具

  果然是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