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兵王俏总裁|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大结局

推荐阅读:、巫蛊情纪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雾外江山仗剑天涯真庸神级装逼系统滑稽道士夏青衫忘记少女大召唤三七开不败武帝枫吟紫辰江离初歌蓝家三少青城九歌天耀梨花廋一夜惊喜(夏茉初雪)我有特殊沟通技巧长歌伴你不醉不归你是概率百分百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八零农村媳唐谋天下惊世荣华婢女上位史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大结局

  楚渔的伤势虽然严重,却远没到了触及生死的地步。

  在芸南边界驻军处休养了几天后,他便是携同岳海、裴奕、穆丞以及鬼差们篱返至燕金市。

  而回到燕金市当天,楚渔的第一要务就是和薛晴、夏歆、倪萱、沈巧巧四女相聚,看着被纱布裹成粽子的心爱男人,四女哭了个稀里哗啦,任前者百般劝慰也不肯收住泪水。

  好不容易把她们哄开心了,没过几分钟,薛晴就又满面自责的哭了起来。

  究其原因。

  原来是岳灵婉回到燕金市后,将她和楚渔在一起的消息告诉了薛晴,薛晴以为楚渔把众女的关系与之言明了,所以就毫无顾忌的向她摊开了整张情感关系网。

  岳灵婉当时的反应并无过多异状,故而薛晴也就没太把这个当回事。

  直到岳海获救的消息传来,转天大早,岳灵婉便留下一封道别信,只身离开了燕金市。

  薛晴意识到自己可能好心办了坏事,可楚渔不主动联系她,她又不敢打电话去打扰后者,如此方才导致事后种种情境的发生。

  得到这一消息后,楚渔立刻招呼穆丞和蜘蛛两位“侦查大将”,调用手底下所有可以调用的资源搜寻岳灵婉下落,所幸没过多久,二人便是锁定了她的位置,并于第一时间将消息送到了楚渔面前。

  岳灵婉平安无事,楚渔长松一口气的同时,又不免大感头疼,薛晴四女是他此生无法割舍的情缘,想让冰山美人接受她们,无疑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情。

  由于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楚渔只得暂时安排鬼差们“出国旅行”,帮忙在外面守护岳灵婉的安危。

  ……

  当华夏国内的一切趋于平静,年关之日也随着一场初雪来到了每一位炎黄儿女身边。

  炎黄集团年会讲话、年前给亲朋好友送礼问候、招募建筑师筹备日后爱巢……

  以前从来没好好过上一个年的楚渔,今年春节可谓是忙了个焦头烂额。

  而其中最为艰难的一件事,当属拜见倪萱父母了。

  除去岳灵婉不谈,薛晴和沈巧巧两女孑然一身,她们如何选择自己的男人不会受到外人外物干扰,夏歆出身大族,夏家长辈们也不见得是什么“好鸟”,因此夏歆父母并未过多纠结楚渔和其他三个女人的关系。

  可倪萱就不一样了。

  她姥爷滕长丰乃是华夏骨科医学界的泰斗,自身思想又较为保守,想让这种人接受外孙女“做妾”的事实,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至于倪萱的父母,也是受到滕长丰以及家庭背景的影响,强烈要求倪萱离开楚渔,从此不准再跟他深入来往。

  楚渔自知理亏,在倪萱家附近打了整整三天的“游击”,靠着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以及比城墙还厚的脸皮,总算是撬开了滕长丰以及倪萱父母的嘴。

  当然了,双方共识的达成,少不了倪萱以死相逼的助力。

  而楚渔也是向三位长辈拿自己的脑袋保证,绝对不会让倪萱“做小”,更不会因为其他几个女人的存在而冷落倪萱。

  解决掉这些潜在隐患后,楚渔开开心心的过了个大年,唯一可惜的就是,想把鬼医和蛊仙接来养老的他,并未得到后者二人的理睬。

  鬼医和蛊仙十分明确的告诉楚渔,想让他们出山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赶紧生几个孙子出来让他们摆弄。

  不知道是不是理医和蛊仙的祈盼起了作用,年后的第三个月,每天受到楚渔滋养次数最多的薛晴,拿着自己偷偷在医院里做的验孕检查报告送到了他的面前。

  确定薛晴怀上楚家骨肉后,楚渔先是愣住,随即皱紧眉头,那样子要多“愁苦”就有多“愁苦”。

  “你不喜欢宝宝吗?”

  薛晴当时心都碎了一半,结果楚渔小声嘟囔了句“怎么这么久才怀上”,然后便是仰头狂笑,拿着手里的“宝贝”绕着房间跑了几十圈才停住脚步,终而一把抱起前者,大声嚷嚷着“老子要当爹了”之类的话语。

  得知薛晴怀孕的消息后,倪萱借助楚渔在医学领域里面的关系,把自己的工作从石门市转到了燕金市,沈巧巧暂停手上一切演出、代言事宜,陪同暂时无事可做的夏歆一起,全天候的陪伴在薛晴左右。

  楚渔也是为薛晴“献身”,接过她在炎黄集团的全部工作,代为处理人力资源部的种种日常事务。

  当年初夏,唐庸找上楚渔,按照后者的意思,送来一份“价值连城”的稀罕物件。

  那是一个全华夏独一份,且非必要时刻不可公开的红色小本本。

  有了它,楚渔才算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在华夏国内举办婚礼,给深爱着他的“傻女人们”一个伴随终生的坚定承诺。

  华夏国,东海领土范围内,临近大陆的一座海岛上。

  在庞大人力的支撑下,一座恢弘庄园终于建成,楚渔找不欺道长算了个良辰吉日,广发喜帖,召集亲朋好友们来参加自己和众女的盛大婚礼。

  婚礼当日。

  一架架豪华游艇于华夏临海城市陆续起航,各个领域内的佼佼者们携礼出行,朝楚渔将来定居的海上孤岛方向纷涌而去。

  与此同时,位于海岛中央的一座豪华别墅内,一男四女片缕不着的相拥而眠,身下那张长宽各有五米的偌大紫檀木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淡淡清香,既能安稳心神,又可怡情养人。

  “咚咚咚。”

  时间刚过七点,富丽堂皇的房间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叩门声。

  楚渔率先醒来,先是分别在薛晴和沈巧巧两女的粉颊上香了一口,心满意足后,才带着一丝懒意回应叩门之人道:“什么事?”

  门外一名衣着修整的中年男子微微俯身,态度极尽恭敬之意道:“董事长,化妆师和服装师已经全部上岛了,距离婚礼开始时间只剩不到三个小时,您看……”

  “知道了,你先帮忙招呼着,我们马上起床。”

  “是,董事长。”

  中年管家举步离去,楚渔身边静卧安眠的四女仍未有转醒之态。

  自打楚龙身死,楚渔返回燕金市和四女团聚,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几乎没过几天五人就同居在了一起。

  可是尽管四女在心理上接受了彼此,但某人“大被同眠”的美好希冀,却一直拖到昨天晚上方才得偿所愿。

  至于做成这项丰功伟绩的方法……

  时间回溯到昨天晚上。

  住进海岛庄园后,楚渔和薛晴四女各自分得一个房间,原因在于四女认为把某人分到谁的房间都不合适,所以为了公平起见,只能是按照“排序”和“分房”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难题。

  娇妻相伴,后继有人。

  凡此两点便足以令楚渔享尽人妙意。

  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在于,无论他如何好言相劝、贱招频出,也始终无法达成与众女大被同眠的终极愿望。

  眼看大婚将近,为了早日享得那齐人之福,楚渔干脆变幻招数,改软为硬,先是钻进最容易被策反的沈巧巧凡房间里给她喂了一次,待得后者意乱情迷,马上扛着她跑进了倪萱房间里。

  此番招数如此往复,直到把四女全部扛回自己房间,他渴求多日的愿望才终于得以付诸实践。

  原本小腹已见隆起的薛晴说什么也不肯让楚渔胡来,无奈这厮脸皮和技巧实在高明的紧,并以“昨晚咱家宝宝托梦说想爸爸去里面看他”为由,百计齐施,成功把薛大妖精送进了“坦诚相待”的队伍当中。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这一夜的疯狂,不可谓不香艳无边。

  ……

  话锋回转。

  早就发现四女已经醒来的楚渔坏坏一笑,于四具各有特色且无不完美的娇躯上分做流连,四女在他那丽烫大手的“欺负”下,隐隐又有了情动的趋势。

  为了不被继续欺负下去,四女不顾羞意睁开美眸,一个接一个的爬到楚渔身上,你压胳膊我压腿,齐心协力遏制住了某人的进一步行动。

  “大清早的就折腾我们,想死啊?”薛晴说着便在某渔右耳朵上狠揪了一把。

  夏歆用她那双大长腿缠住楚渔腰身,纤纤玉手亦不留情,在其大腿根上猛掐一记软肉。“臭流氓!我让你欺负我们!”

  脸皮最薄的倪萱俏脸粉红一片,看着其他三个姐妹片缕不着的雪白娇躯,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永远不再出来。“我……我先去穿衣服。”

  “不行!”薛晴拉了倪萱一把。“少了你在旁边帮忙,万一待会他翻了身,我们姐妹三个又得遭殃,先整治他,整治完了一块穿。”

  夏歆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在旁附议道:“晴姐说的对,反正昨天晚上该看都都看过了,大家既是姐妹,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倪萱无可奈何的咬咬嘴唇,最终还是认同了两女意见。

  “我上去压住老公!”

  天真纯白的沈巧巧眼珠一转,自以为找到了好的“报复方式”,小屁股一扭,恰好坐在了楚渔小腹偏下的位置上。

  最要命的是……

  她似乎感觉坐的位置有点硌人,居然不知所谓的扭了扭身子。

  邪火爆燃。

  哪怕四女齐心协力,也是无法阻拦楚大官人的翻云覆雨之举。

  一个多小时后,匆忙穿好衣服的四女狼狈而逃,独留楚渔一人在床上恣意狂笑。

  ……

  上午九点多,婚礼场地内已是人员齐备。

  众女亲友方面,夏家族人、倪萱家人各自落座,甚至连已经和薛晴断绝关系的薛顺一家四口也被楚渔派人请了过来。

  商界盟友方面,代表郝家的郝启竹,以及年后与之成功订婚的竹林饭庄老板蔡欣;炎黄集团总裁赵乙年、营销总监李玉玲、财务总监唐修杰、采购总监宋云仰、行政总监纪阳、研发部部长樊经纬、锦泰旅游董事长韩芸、芒果娱乐董事长陶华辉等一众炎黄高管;亿燃集团董事长卢坤江;以唐轩为首的禾北唐家小辈;以董绮罗为首的禾北董家小辈;代表天金韩家的韩宝陵;彩蝶娱乐董事长秦昊和他的得力助手万蓉……

  总之,凡是在商业方面和楚渔有交情或者有来往的知名人物,哪怕基于某些原因无法亲自到场,也会托人把该送的红包和喜礼带上门来。

  深色世界方面,公爵上官冷琊、探子穆丞、狙神裴奕、四十九名鬼差、手握华夏大半地下资源的新皇阮天乐、天金市土皇帝何冠勇等人,亦是悉数到场,奉礼同欢。

  这场婚礼,在楚渔的有意安排下,采用的是传统的华夏式成亲流程,经过顶级化妆品精心打扮的四女凤冠霞带,貌若天仙,仿佛从那画中走出的遗世仙子。

  而同为此次婚礼主要人物的楚渔,此刻却是满面愁容,正随同一名脸色苍白、背部微驼的青年男子在别墅客房里闷头抽烟。

  香烟一根接一根,搞得房间里烟雾缭绕。

  两人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名绝色美女正在某个异国街头摆摊作画,许是她的容貌已经美到了超脱种族审美差异的地步,凡是在她面前经过的异国男子,无不驻足止步,偷偷欣赏着那人间难遇的动人风景。

  “蜘蛛,你赶紧给我出个主意,我到底要不要去找她回来?”

  坐在楚渔旁边的这个青年,正是常年行迹诡秘、并于网络世界里称王称霸的“网神”蜘蛛。

  蜘蛛猛吸了一口香烟,随之抬手扭了扭那让他倍感束缚的西服领带。“如果你真喜欢她,就别让她错过这个重要的日子。”

  “可是……万一她不愿意跟我回来,或者见了面之后恼我派人监视她的行踪怎么办?”

  “我哪知道该怎么办,谁惹的桃花债谁自己头疼去。”蜘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碾灭手中香烟后,径自起身。“你慢慢琢磨,我出去找冷琊他们透透风。”

  待得蜘蛛离去,楚渔盯着屏幕又看了一会儿,最后一咬牙一跺脚,举步来到了另外一间客房。

  “岳伯伯,我打算去接小婉回来。”一进门,楚渔便向背影寂寥的岳海直抒己意。

  岳海转过身来,以他和楚渔的交情,哪怕这场婚礼的主角没有自己女儿,他也是得亲自到场笑送祝福。“想好怎么劝她了吗?”

  “没想好。”楚渔实事求是。“不过就算没想好,我也必须得去。”

  岳海闭上眼睛,身为岳灵婉的亲生父亲,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秉性,若是还有的选择,他一定不会同意后者嫁给楚渔。

  无奈,楚渔和岳灵婉已是生米煮成熟饭,岳海总不能看着自己女儿在情伤里痛苦一辈子吧?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好。”

  把消息告知岳海后,楚渔便是徒步来到了海岛边缘的一个小型飞机场上。

  由于那架私人飞机一大早就被他派去深山接鬼医和蛊仙了,因此在飞机回返之前,他只能蹲在附近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着待会见面时的说词来打发时间。

  不多时,飞机归返落地,两名头发花白、身材一高一矮的老者从上面跳了下来。

  见到二老,楚渔上前招呼道:“蛊仙爷爷,老头子,你们可算到了。”

  高瘦老者朗笑连连,抚了抚下颚白须道:“时间不晚吧?”

  不及楚渔回应,一旁的矮胖老者便是忍不住吹胡子瞪眼道:“在外面疯了两年,怎地还是这么不懂尊老爱幼之理?”

  楚渔甩给鬼医一记白眼,没好气道:“让我尊你也行,先把坑我的那些钱还来。”

  “我那是给我曾孙攒的聘礼钱,跟你有毛关系!”鬼医反口相驳,随之露出一抹与楚渔起码有八分相似的贱贱笑容。“喂,臭小子,我听说那几个女娃娃里有人怀上了?”

  “目前就一个怀上了,其他三个还没动静呢。”楚渔挑了挑眉,一脸得意。

  “好!有就行!有就行!”鬼医拍手欢呼,像个吃到糖利的孩子。

  楚渔跟着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不过还没笑多久,他就猛拍了一下脑门,边往飞机上跑边知会二老道:“蛊仙爷爷,你和老头子先去房间休息,我得出去办件急事,有什么话回来再说。”

  “大喜的日子,有什么急事非得今天办?”

  “没时间解释了。”

  话毕,楚渔招呼专聘飞行员启动飞机,目标直指法兰国,一路疾飞而去。

  ……

  法兰国,芭黎市。

  举世闻名的艾菲尔铁塔附近,一条充满艺术气息的街边小路旁。

  一个容貌绝美、气质清冷的白裙女人,正坐在一把木椅上,默然无声的画着油画,几分钟后,一名出生于法兰国本土的金发青年来到近前,将一朵火红玫瑰插在了她的花架上,然后悄悄走到一旁,倚在路灯上静看美人作画。

  约莫四十分钟的时间过去,白裙美女一如既往的优雅起身,伸手把那朵玫瑰从花架上拔出来,转而行至附近的一个垃圾桶前,毫不留情的将其丢了进去。

  金发青年长叹一声,但他脸上的懊恼之色仅是停留片刻,便又很快恢复了固有的昂然斗志。

  白裙美女去而复返,着手收拾画具,金发青年咬咬牙,纠结再三,最终壮着胆子迈出了新的一步。

  “我帮你。”

  他用流利的鹰语向眼前这位东方美人大献殷勤。

  白裙美女拧紧眉头,正欲拒绝,便听耳边响起了一个让她魂牵梦萦多日的熟悉声音。

  “能不能给我画一幅?”

  这名“不速之客”言语和情态都极尽轻挑玩味之意,金发青年饱含敌意的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因此而做出任何多余举措。

  因为金发青年十分清楚,这个在街边作画小半年的东方美人,根本不会主动和任何一名异性开口交谈,凡是向她表达爱慕的男子,无一不是落个被拒于千里之外的下场。

  然而就在金发青年准备看这名东方男子吃瘪的时候,白裙美女居然坐回了椅子上。

  双目狭长、五官阴柔帅气的东方男子咧嘴一笑,屁颠屁颠的跑到画架前方,安安静静的给白裙美女当起模特来。

  三分钟后,白裙美女再度起身,并于金发青年极尽惊诧之意的目光注视下,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法兰语说道:“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金发青年只觉心脏如遭重锤,脚下踉跄的连退数步。

  突然出现的东方男子,也就是刚刚打电话把婚礼推迟半日的楚渔,自始至终都没多看金发青年一眼。

  他走上前去,凑到白裙美女旁边,视线定格在了画板上。

  少顷,他表情古怪的挠了挠脸颊,问向白裙美女道:“这个……好像不是我吧?”

  画板上,是一个线条粗糙、用绿色油彩所作的“缩头乌龟”。

  白裙美女偏过头去,看着他的侧颜,嗅着他身上散发的味道,瞬间泪满眼眶。

  “我还以为你要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呢!”

  楚渔迎上她的视线,动作迅速的在那娇艳红唇上香了一口。

  没等白裙美女嗔怪,他探手入怀,取出那个全华夏独一份的红色小本本递给她。

  “今天我结婚,你来不来?”

  白裙美女先是被楚渔的言语惊了一惊,而后拿过红色小本本,仔细看完上面印着的每一字每一句。

  和他的名字距离最近的名字,是她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

  她惊呼出声。

  他不由分说,霸道至极的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你老公我拯救了世界,这是我应得的回报。”

  “放我下去!”

  “没门儿!这么漂亮的老婆,万一跟人跑了怎么办?”

  说着,他开始加速奔跑。

  “楚渔!你慢点!”

  “干嘛?你怕我摔着你?”

  “不是……”

  “你不舒服?”

  “我……我有了……”

  “啥?”

  “我说我有你的孩子了!”

  听罢,楚渔陡然止步,他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岳灵婉宽松白裙里面那高高隆起的小腹。

  “一抢命中?”

  岳灵婉羞赧至极的点点头。

  确定这一喜讯后,楚渔愣在原地失神良久,而后猛地低下头去,一口含出了她的娇嫩唇瓣。

  两点晶泪于美人粉颊滚落。

  她苦等数月。

  终得余生幸福。

  ……

  从今往后数百年,有一个人的名字,任由岁月消磨,不朽不衰。

  他叫楚渔。

  楚楚动人的楚,坐收渔利的渔。

  s40_40018/25127186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