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暮色难寻|第87节

推荐阅读:、总裁的幸孕妻神级灵魂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倾世红颜妖孽兵王(笔仙在梦游)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喵的报恩武仙老婆养成记重回2006周公解梦带着系统穿历史总裁大人玩够了没我家大叔好傲娇校园逆天女皇暗帝大人唱征服重生绿袍彼岸繁花[综红楼]反叛的大魔王宋师霸总儿子是天师豪门笙箫梦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国师大人请自重王爷救命王妃太彪悍神秘男神求休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闪来的暖婚(高干)重生玩转八零年代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重生之福星贵女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是因为刚才晕倒了觉得很丢脸吗……”她有点啼笑皆非:沈家人还真的贯彻了装逼不过三秒的原则。“这个你大可放心好了,没有人会觉得你丢脸的,事实上,晕倒才是他们对你的预期——今晚你做到的那些事,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惊奇。”

  沈钦嘟囔了几声,眼神和她碰了一下,又低下头,刘瑕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她的语气也轻柔了起来,“对我来说,也是个很大的惊喜……谢谢你,沈先生,今晚你的表现,拯救了全场。”

  “……真的吗?”虽然还是很害羞,但这句话沈先生是肯定会接的,这个人的态度很明显——来自刘小姐的赞扬,那永远是多多益善。

  “当然是真的,”刘瑕发自肺腑地说,“亚当小看了你,误算了你的反应,这是他最终失败的根源……如果不是你及时Hold住节奏,把他们临时调动到新隍纪元那个盘,在亚当全力布置的游乐场里,这件事,肯定没这么简单就收场。”

  这种直接的赞许,似乎还是有点超出了沈钦的承受能力,他的脸更红了,再次上演下巴插胸式自尽——不过,刘瑕刻意提到亚当,的确也成功让他的羞涩逐渐褪去,反而露出了几许怅惘。

  “他……”

  “死了。”刘瑕干净利落地说,“从五楼高度坠落,运气不好是很容易死的……后脑着地,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已经没呼吸了。”

  实际上,从亚当坠落的姿势来看,一般人都能凭直觉判断出是凶多吉少。沈钦默然地点了点头,“那无人机……”

  “也被撞碎了。”刘瑕说,“目前好像还没人想到去找SD卡……反正,他本来就在做很危险的事,在下落过程中失去平衡,撞到无人机摔落也是很正常的事,楼下有好几辆警车都是目击证人,再加上现场的确发现了枪支……这坐实了他高危犯罪者的身份,我想,这件事上,无人机的操纵者应该是不会被追究责任吧。”

  追逃过程中,本来就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再加上亚当本人之前就炮制过霍德这个人肉炸.药包,属于社会危害极大的危险犯罪分子,很多弦自然也会跟着放松。沈钦点头不语,他垂下头安静了一会,突然问,“如果我说,我没有什么杀人后的愧疚感……你会觉得我很可怕吗?”

  “你觉得呢?”刘瑕看着他笑。

  沈钦自己也笑了,他伸出手主动握住了刘瑕,眼神中流露许许多多的情感——在刘瑕无声的回应中,他唇角翕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素来最多话的他,最终,罕见地,还是没有打破这一片意味深长的沉默。

  终于结束了,沈家的财产,两人的过去,未说的秘密,未解决的问题,太多沉重的负担,似乎都随着亚当的退场而终于卸下,来自过去的阴影,不再有人提起,他们终于跨过了过往的藩篱,挣脱了陈旧的自我,可以携手走向新生。亚当的死,象征意义似乎要比现实意义更强——案件尚未结束,但那一场铺天盖地的暗色风暴,在他们的生命中咆哮不停的浓黑龙卷,似乎终于到了止歇的时候。

  生平第一次,他们可以停止与命运的对抗和挣扎,与另一个人一起,肩并着肩,眺望着天边那如梦似幻的日出。

  不论是‘与另一个人一起’这一点也好,还是他们的人生中竟真存在日出这一点也罢,在过往的那些年里,都是遥不可及、仿若谵妄梦境的幻想,甚至于仅仅在一天之前,当他们还在最后奋斗的时候,都不敢让自己相信,自己的人生中,居然真的可以出现这样一刻。——在这一刻,泛上的并不是喜悦,也并非悲伤,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应该是淡淡的惘然,好像人生到此,所有的经验都失去参考作用,从今天开始,会是新的一章,新的天地,该怎么做,他们还需要一起重新摸索。

  会比以前更好吧?

  会幸福吧?

  心头还有淡淡的疑问,但语气却几乎是肯定的。——应当,会比以前更好,应当——虽然和别人比较也许算不上什么,但对他们来说——应当,也会比以前更幸福的吧?

  “你没有欣赏到我说服沈铄的英姿,真是个遗憾。”

  沈钦突兀地说,打破了沉默,“刘小姐,我一直在倾听你的表现,但每一次我表现超棒的时候你都不在场,这实在有点不公平。”

  “那我建议你下次把自己的表现录下来,可以让我反复观看揣摩。”刘瑕几乎是本能地吐槽,“不过,这一次你的确表现不错。”

  她凑过去亲他一下,这举动熟悉得比她想得还要更快——现在她居然可以很自然地就这么做了,这一点让刘瑕自己都有些吃惊。“让我好骄傲……亲一下做奖励,行不行?”

  ……嗯,甜言蜜语的功力似乎也在大涨,不,也并不能说是功力,只能说是动力……

  沈钦飞快捂住嘴巴,他又开始脸红了,“刚……刚晕倒过,气味不好。”

  这相似的对话,让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上次发生的类似事件,淡淡的笑意在凝视中漾开,不知是谁先,他们都先笑了出来。刘瑕把他压下去,“无所谓……不在乎……”

  “有没有想我?”沈钦终于放下别扭,把她密密实实地搂住,在她耳边轻吟细语。

  “……有一点点,你呢?”

  “非常想,每天都想,每时每刻都在想……睁眼起就在想,一直想到梦里。”

  “你好琼瑶哦。”

  “你不应该是感动吗?”

  “这有什么好感动的,我已经预期到你会思念我了,但你的表达方式太琼瑶了,说真的,沈先生,你应该少看点《勾女宝典》——啊!”

  刘瑕忽然往后跳,按住耳垂怒视他,“你咬我?”

  沈钦还是那又无赖又可怜的样子,“刘小姐,我必须对你在浪漫细胞上的匮乏表示最严重的抗议——”

  他搓着手,涎着脸要往前蹭,刘瑕轻笑着后退,但幅度并不大,更像是一种调戏——但,就在这浓情蜜意的时候,一串响亮的咕噜声,破坏了整个氛围。

  场面一时凝住,沈钦不可置信地望向胃部,像是在谴责它的背叛,刘瑕大笑起来,“帅不过三秒,沈先生,这完全是你的诅咒啊——”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连景云敲了敲房门,沈三叔和沈铄在背后探头探脑,“沈先生,你的葡萄糖好像快挂完了吧——对了,刚那边联系我……亚当的真实身份已经出来了……”

  #

  “威廉.莫瑞,这是‘亚当’留在入境护照上的名字,在事后的反推调查中,关于他的种种细节也被逐一发掘,但所得消息却也十分有限:早在沈钦回国的三个月以前,他就持工作签证进入大陆,在S市租了一套房子,过起了正常的外来务工人员生活,但警方仔细搜查了那套房子,却没能发觉和‘亚当’相关的蛛丝马迹,威廉显然是把那套房子当作安全屋使用,真正的落脚点另有他处,但这就不是警察能在短时间内搜索出来的了。”

  “从威廉的履历来看,他的生活经历和安迪似乎并没有多少交叉,大学就读社会学专业,没有展露出太多的数学天赋,毕业后在海军陆战队服役,退伍后受聘成为安全专家,这一次过来S市,也是受邀前来某所保镖学校任教……履历中的每一步,都有翔实的影像资料和充足的人证作为证据,所以警方已经认定,威廉就是亚当,亚当,就是威廉。”

  “——不过,这些都是警方调查得到的资料了,说到底,他们对威廉、亚当的兴趣并不高,注意力还是更多地集中在威廉获取炸.药的途径,以及沈江身上牵扯的另一桩大案身上……但,这些事和你们,却真的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我想,在这段时间内,你们一定也对威廉的真实身份做了调查,他就是亚当吗?他和安迪的交叉点在哪呢?他……是真正的亚当吗?如果他是,那么他的死是否太突然了些,如果他不是……真正的亚当,又会隐藏在哪里?他是不是比我们所有人都想得还要更可怕和谨慎?不论如何,他的一次失足,让我心里始终有一层淡淡的阴影,也为亚当这个身份,最终保留了一点悬念和尾巴。虾米,沈钦对这件事有何看法?他能放心带着你一起回美国吗?如果亚当还活着,你们可就步入他的地盘了。”

  “搭乘东方航空MU872号航班前往美国旧金山的乘客请注意,您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请您到287号登机口办理登机手续……”

  “沈先生,刘小姐,您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了,您随时可以前往登机口,从这里过去大约需要五分钟的时间……”

  在宽敞的头等舱休息室里,刘瑕暂且放下了手里的信纸,把膝盖上的零碎收拾了一下。

  “怎么样?你有没有查过威廉的真实身份?”她站起身,边走边问,“你能肯定,他就是亚当吗?”

  “我的结论,和连先生不谋而合。”沈钦说,他殷勤地为她挎着坤包,犹如每一个标准的S市小男人一样顾盼自豪,狗腿得非常自然,“如果他是亚当,那么我们就还需要找到他的真正据点,提取到更多证据来证实……如果他不是亚当,那么亚当说不定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来过中国,一直在美国远程遥控,确实要比我们想得更谨慎和可怕……但我觉得,他应该就是亚当,既然心理推理的结果,他是,那么他就应该是。”

  “应该?”刘瑕扬起眉,“你没去查过?”

  “没有怎么认真去找。”沈钦说,“喂,我大半时间不都花在和你谈恋爱上了吗?我以为你要比所有人都清楚我都在干嘛啊。”

  “我以为你在回家以后总会调查一下的,没和我说只是因为没进展而已。”刘瑕为自己叫屈,她扭过头瞥沈钦,“所以,你就真的不打算找了吗?认定他就真的已经死了?不想找出威廉就是亚当的证据了?”

  “对啊,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像我们这样级数的黑客藏起来的东西有多难找了。”沈钦嘻嘻哈哈地说,“尤其他又受过军事训练,反侦察手段不缺,如果他不想让人发现的话,即使是我估计也找不出来,所以,要不还是放弃了吧?反正这一次我们去美国也只是蜻蜓点水,只是去探望安迪而已,很快就回来了,应该出不了什么意外。”

  当然啦,他的想法也不无道理——就只是非常的不沈钦而已,好黑客多少都有点trol freak,沈钦恰好就是个很好的黑客,对自身安全的控制欲也强到让人发狂——

  刘瑕又瞥他几眼,耸耸肩,没多问。“那也好。”

  只要他不在意就好,至于她,从来都不曾在意,她在意的,只是他的在意。

  ‘嘀’、‘嘀’两声,机票被扫码,走过短短的廊桥,在空姐笑靥如花的问候中,他们进入机舱,阳光在舷窗角落熠熠生辉,沈钦把头探过来,“他还写了什么?”

  “接下来就是交代一下他最近没出现的原因了,还有一些零碎的消息……”刘瑕翻了翻信纸,“你知道吗?景云已经从保险公司辞职了。”

  “真的?”沈钦的惊讶非常之虚假,刘瑕静静地看他装逼,让安静戳了他一会才继续说,“嗯,真的,他前段时间失联的原因,就是去警校重新参加培训了。”

  “不论如何,美国,已经是一个我无能为力的国家了,我希望沈钦都能保护好你——我成功地把你交到他手上一次,但下一次,我不希望再听到他联系我,告诉我‘刘小姐被抓了,我需要你的帮忙’,从他在自己的窗口重新发现你的那瞬间,保护你,就成为他的责任,告诉他:这一次,我是很勉强地给他投了信任票,别让我失望。”

  “对你,我没什么可叮嘱的,这段时间的变化,我没有亲眼见证,但我妈和暖暖都有提及,虾米,我有种感觉——你已经不一样了。”

  “并不是什么标志**件……对你而言,并非如此,因为你太过聪明,只要一点线索就能猜出一切。你的改变并没有那么的戏剧化,而是在一点一滴之间,不知不觉地积累着,完成了那个至关重要的蜕变。我有种感觉,你已经克服了自己最大的难关,对你的未来,我很有信心,我想,那一定是一片光明——一定比你的理性会给出的保守评估还要更美好一万倍。”

  “说真的,这是一种很棒的感觉,虽然我失恋了——说真的,兄弟团一直都在问我,为什么我失恋了还那么开心,还开玩笑,叫我情圣,但我还真没那么伟大,不是那种把苦情往心里藏,只要你能过的好,我再苦也无所谓的类型。我开心,是因为这件事总体而言,让人充满了希望,让人对这世界会重新燃起一点热爱,明白我吗?虾米,看到你能拥有幸福,真的,再没有比这个让人更开心,更有希望的事了。你和沈钦的经历,也帮助我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

  “你说,我从来没爱过真正的你,你说能接受和热爱是两种不同的情绪,对此我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把自己的感受诚实地告诉你——对我来说,你到底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一向自认磊落的我,却从不敢真正地追求你。是因为害怕被你拒绝吗?也许,但更多的,我想,是因为你对我来说,代表着过去那无能又怯懦的我,也代表着正义所不能到达的角落。从小到大,我都想要保护你,可却从来未能如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忍受着那些不堪。”

  “当我还小的时候,长大了当警察,是我的理想,我想要当警察,就可以把欺负你的坏人全抓起来,可当时的我从未想过,我最崇拜的父亲就是警察,为什么他也不能拯救你于水火之中。我们的距离,随着我的成长而渐渐拉远——我越是喜欢你,就越是意识到自己的无能,正因为我很清楚,你的绝望来自于这个社会,而我也很清楚,自己并不具备改变这社会的才能——我没有这个信心,所以,我总是放不下你,我总是想要保护你,却又总是不敢对你表白。”

  “在毕业前夕,我面临一次选择,爸妈非常不希望我做警察,我爸和我谈过一次,他告诉我,当警察,有时候是很让人痛苦的,这份痛苦,并不来源于那些现实的元素,低工资、超时工作……不,最大的痛苦其实来自于最终的那份认知:当你成为警察的时候,你以为你能改变一些什么、保护一些什么,但到最终,你总会发现,其实你什么也改变不了,其实你什么也不能改变。”

  “现在想想,他的感慨,也许正是因为你的案子——而当时的我虽然不知情,但也因此触动了和你有关的心结。我想当警察,最初的动因只是为了从欺凌中保护你,可当了警察,真的能保护到那时的你吗?那时的我,已经不再天真,对我来说,答案其实很显而易见,也真的很让人绝望。”

  “我没这个信心,我也放弃了希望,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也在和命运的对抗中落败,在我心底深处,我非常清楚,我是个失败者……我的意志力,并不足以做一个警察。根本就不具备靠近你的资格,所以,我游走在你身边,嗫嚅着、盘旋着,但却从来没有勇气,把我的心意说出口。”

  “但现在,我的想法终于发生了转变——我依然没有高估自己的能力,但我开始建筑起一种信心,就像是你和沈钦一样,我开始相信,只要我一直努力,贡献着我那点渺小的能力,去改变我所能触及的现实……”

  “那么,一点一点的,在未来的某一天,现实,也会因此变得更美好吧?”

  “像你这样的女孩,也就不会再这么绝望了吧?”

  “这是一种很离奇的想法,因为发生在我们周围的现实,是如此的沉重,每一天都有生命绝望地消逝,这种现行的、巨大的悲痛,几乎能让我们感到这个念头的荒谬:现实是一台这么巨大又沉重的机器,它好像会永远这样运行下去——我、你和沈钦,在生命中的某个时段,是不是都是这样认定的?”

  “但事实是,我现在开始相信的事实是,世界也有可能在变得更好,总体说来,当我们回头看去,再想想现在,我们的生命,这个国家、这个世界,这个星球,随着时间的流逝,其实也正一点一点地变得更加美好。只是这改变摊平到时间和空间时,和庞大的总量相比,是如此的稀薄,非常容易被人忽略——但,它确实也正在发生。”

  “所以,只要我一直努力下去,一直奋斗下去,总有一天,我能保护到的你吧?总有一天,我是可以改变什么,可以保护什么的吧?”

  “所以,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是个警察了。”

  “你呢?你还会把你的心理工作室开下去吗?”

  “有时候,我总有一些离奇的想法——对你来说,也许太柔软了,但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在想,你开设这间工作室,是不是也是为了弥补当年的遗憾,想要帮到当年的自己,当年的谢阿姨,甚至是当年的刘叔叔,帮到那些本应拥有希望的灵魂?你是不是也在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希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你一定不会承认的,也许你还会说,我和沈钦都喜欢把你想得太好——”

  “景云和你真的时常都把我想得太好了。”刘瑕说,沈钦几乎是同时地抗辩,“但刘小姐你真的很温柔——”

  视线落到信的末行,他没有往下说,而是略带诧异地瘪笑了起来——

  “但,就像是沈钦常说的一样,我也要说,‘那是因为,刘小姐,你真的很温柔’。”

  “所以,下次见面时,我就是个警察了——重要的话要说两遍——我希望,我能比现在更好,而虾米你呢——你和沈钦也会更好的,我知道。所以,我衷心地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断网中又没手机,只能写信的连景云。”刘瑕把信读完,抖了抖信纸,把它小心地折好,“他的文艺病确然比前几个月又加重了。”

  对她的吐槽,沈钦只是笑——他就那样把下巴搁在隔板上,深深地看着刘瑕,“尽管毒舌好了,反正我和连先生都不会被击倒——我们都知道,你比表现出来得更好。”

  “而这真的是很深、很深的误解!”刘瑕说,她没好气地给了沈钦一记白眼,“不许那样看我。”

  “就要。”沈钦说,她的男朋友一直都是很无赖的。“眼睛长在我脸上,你能奈我何?就要这么看——就要——”

  “先生,飞机就要起飞了,请您坐好,扣好安全带……”空姐匆匆巡舱而过。

  沈钦吃瘪地坐回去,这下换做刘瑕得意的轻笑了——他们用眼神打了几仗,但,她还是主动降下了座位间的隔板,把手伸过去,和他双手交握,静静地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

  飞机滑向跑道,屏幕上播放着安全须知,客舱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微小噪音。有那么一段时间,沈钦和她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观看救生衣穿戴细节演示,然后,沈钦靠到了隔板边上,他的额头触到了她的。

  “我没有去找他,因为我觉得,已经没这个必要了——那天,当我对沈铄说话时,我知道他在听。我觉得,在那之后他一直没有开枪,有部分是因为没有好的窗口,但也有部分,是因为他也意识到,我们的对话,其实已经结束了。”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从没有过直接的交流,但我觉得我其实是了解他的……我能了解他的心态和动机——如果他直接来找我,我会让他杀了我的,在我最痛苦的时刻,那甚至会被我看作是一种恩赐和解脱。但这并不能让他满足,不能平息他永不止歇的怨恨和怒火……我理解他,因为我也曾是那样的人——如果没有你,没有安迪,再那么自由自在地发展下去,那么我就会是下一个威廉。”

  “我和他的差别,只在于我接纳安迪真正走进我的精神世界里,而威廉,或者亚当,他只是被他的光和热吸引,却从未想过要向他学习。所以,当失去安迪以后,他有无穷无尽的不满需要发泄,想让所有人和他一起不开心……这是曾经的我的处理方法,因为我永远不会变好,我们所能做的只是让世界变得和我一样糟。”

  “但我已经不是这样了,我已经幸运地遇到了你和安迪。也许这么说有些自夸,但当晚,当我告诉他,即使他杀了我……甚至是杀了你,也都无法击败我时,我终于重新又感到了安迪和我的联系……这是他常说的话,又那么自然地从我的嘴唇里吐出来,这让我感到,他有一部分自我,已经被我继承,随着我的生命延续——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游戏结束了,他已经黔驴技穷——他也开始渐渐地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多荒谬,他自以为自己是在给安迪复仇,但每一步都让他和安迪渐行渐远。”

  他的语气很宁静,就像是和她一起在散步闲聊,甚至没有用眼神交流来强调观点——这,是刘瑕所乐见的,因为尽管她在调戏沈钦时一直非常大胆,但袒露感情的时候,她还是很有几分不习惯的。

  “你的幸运,是遇到了安迪。”她说,没看沈钦,视线投向两人相扣的指尖,抿了抿发干的嘴唇——但仍努力地把这话说出口,“遇到我,并不是你的幸运……是我的。”

  “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沈钦静静地说,“不许反驳,你会那么说,只是因为……”

  他忽然间转过头,看向刘瑕,把她残存的不自在尽收眼底——但却并未有任何嘲笑的表示,唇角噙着微妙的笑意,“我一直都没有说……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其实,你在楼顶说的话并不准确——在别墅的那天早上,我要吐露的并不是最后一个秘密……最后一个秘密,其实一直都还藏在我这里。”

  “噢?”刘瑕不禁低吟,她的大脑也开始运动推理——

  “你之前已经知道,我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关注你的存在,因为我们曾一度存在的继兄妹——”但在她有结论以前,沈钦就体贴地开始揭盅。

  “姐弟。”

  “好好好,继兄弟姐妹关系——在我被介绍给吴总认识的时候,我对他的观感就不好,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一定的黑客能力,并且开始尝试着监控我在意的人……所以,虽然当时我们素未谋面,但那时候就已经查到了关于你的一切资料。你的照片,你的履历,你的现状,还有——当然还有你的案情。”

  “从案卷里,可以很轻易地拼凑出你的生活环境,我之前告诉过你,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世上有人和我一样惨……不过,在当时,这个信息其实并没能引起我太多的注意。”

  沈钦耸了耸肩,“So,世界上原来也有人和我一样惨,吴总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王八蛋,这就是我从这件事中得到的两个结论,在那之后,我又沉溺在自己的问题里,仅仅只是偶尔看看你的动向,出于习惯为你的档案做点更新……那时候,我当然没有喜欢上你,甚至很难说得上同情——那时候我的感情根本没丰沛到那个地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紫气冬来七零小幸福重生之诀少的军医妻转运六零末他黑化以后[穿书]重生之大艺术家卖花女的皇后路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妻主不为棋(女尊)妖艳货上位手册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