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你病我娇|第17节

推荐阅读:、不灭剑主三界第一爹相逢情未晚相爱不言深冷婚热爱雄霸蛮荒我在火葬场那些年宫闱花征战五千年人皮艺术馆盛宠书香神医小农民兵者为王办公室十年军婚解码公子千秋旷世帝尊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喵影后[娱乐圈]小纨绔
  看着楼音眼里的惊恐,竟还带着一半的失望,季翊说道:”果然是阿音回来了,我的阿音也回来了。”

  他往后一挥手,强劲的掌风便灭了烛火,随即他又欺身与楼音贴近了些,几乎是凑在她的耳朵边说道:”你想杀我?”

  楼音被他压在墙角,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神表达情绪。

  ”失望?恨?决绝?”季翊似乎在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还有什么?阿音你就这么想杀我?”

  门窗被风雨吹得吱呀吱呀响,门外换班的侍卫发出了轻微的脚步声,他们严谨得交接这任务,守护着这屋子里的人,却不知屋子里的人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楼音怒瞪着眼睛,想发出声音引起门外侍卫的注意,奈何她手脚被束缚,嘴被捂着,除了眼前这个人,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现状。

  既然现在事情已经败露了,楼音不敢想象季翊会做出什么事来,再杀她一次?他完全做得出来。

  黑暗中,季翊只看得起楼音明亮的眸子,可惜那双美目里有千万种情绪,就是没有他想看到的那一种情绪。

  他一抬手,从袖子里弹出一把匕首,抵上来楼音的脖子。

  力道不轻不重,不会立刻刺破她的血肉,却能让她感觉到刺痛。

  ”你要杀我?”季翊的声音骤然便得激动起来,带着一股楼音听不懂的奇怪情绪,”好啊!那你陪我一起死啊!”

  说这,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楼音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划出了血痕,空气里似乎弥漫着血腥味儿,那把冰凉的尖刀,随时有可能真的要了她的命。

  她吃痛,头脑一热,便张口咬了季翊的手掌。

  ”嘶!”季翊送了手,说道:”又咬我。”

  黑暗里虽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楼音从他的声音里感觉到他在笑。

  笑?在这你死我活的地步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季翊,你今日若敢动我,可知会是什么下场?”

  说完这句话,楼音便后悔了。季翊是什么人?既然把刀架到她脖子上了,还会担心下场吗?

  果然,季翊轻笑出声,”下场?原本就是多活的一世,我还怕下场不好?”

  巨大的恐惧如同这屋子里的黑暗一般向楼音席卷而来,无处可躲,从四面八方刺激着她的神志。

  不怕这人是疯子,就怕他是个不怕死的疯子!

  ”那你要杀了我?好啊,反正你已经杀过我一次了,再杀我一次又如何!”

  匕首松了一些,季翊俯身,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喘着粗气。楼音此时,只听得见两人的心跳声与呼吸声,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忽然,敲门声响起,楼音看到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她悬着的心总算沉了一些。刚想出声,谁知季翊的动作比她还快,如同鬼魅一般一个纵身便翻出了窗外。

  身体重获自由,楼音蓦然松懈,瘫软在地上。她望着季翊离去的方向,暗自握紧了拳头,鲜红的蔻丹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

  前一世,季翊于她,是爱而不得多珍宝,可那被她视若珍宝的人却囚禁她十年,亲手了结了她的生命。

  这一世,季翊于她,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可自己却节节败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却依然处于下风,今日这么好的机会,竟也变成了自己的命悬于他的手中!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楼音失魂落魄地站了起来,整理好了衣衫发饰,慢慢开了门。

  ”属下失职!未能得手!”席沉一见门打开,看也不看楼音,径直跪了下来。

  楼音看着席沉,从风雨中而来,浑身湿透,却依然挺直了背。

  ”本宫知道,你起来吧。”

  席沉抬头,看见楼音脸上似覆了一层薄冰一般,天生察觉力敏锐的他也一眼看到屋内大打开的窗户,这给力他不小的震动,”难道......”

  ”没错,他来过了。”楼音说完,便转身往里走,席沉趋步跟上。

  主仆二人相顾无言,最后还是席沉主动开□□代了事情的经过。

  他再次回去时,藏匿在了屋顶,悄悄揭开一批瓦,准备死机将磨成粉末的无香丸吹进去。他俯身看了进去,秦语阳已经不知所终,只有季翊一人站在床边,似乎在低头想着什么。

  这正是个好时机,席沉将吹感摸了出来,正往屋内伸去,季翊却突然抬头,直直看向他,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

  席沉一惊,正要收手,背后便袭来一阵强力,他回头一看,季翊的侍卫郁差追了上来!

  席沉立刻飞身而去,郁差也一步不落得追上,两人便在这雨夜中,于秋月山庄追击了足足半个多时辰。

  听了席沉的描述,楼音反而沉静了下来。

  席沉问到:”他来过了?”

  楼音点点头,看来季翊,比她前世所了解的还要强大得多,这种摸不清敌人实力的感觉,让楼音不寒而栗。

  席沉又道:”那殿下下一步打算如何?”

  ”我与他,来日方长。”

  *

  季翊回了自己屋子,独自换下了被雨水打湿的衣衫,用温水净了手,然后走到床边,看着床角里那个被绳子捆住了双手双脚,嘴里塞着布条的女子,慢慢坐了下来。

  他拿着匕首,挑出了秦语阳嘴里的布条,然后用匕首在她的脸上轻轻划动,”你喜欢我的床吗?。”

☆、第26章 秦语阳【修了一下】

  秦语阳在床脚挣扎了一番,细嫩的手腕脚踝被绳子磨出了血迹,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哪里受过这种苦,她吃疼后放弃挣扎,怒瞪着季翊。

  季翊单腿抬上了床,支撑住一只手,说道:“瞪我?你不是千方百计想爬上我的床吗?”

  原本打算咬碎牙齿也不说话的秦语音突然惨然一笑,说道:“你以为我的目的是睡你?”

  季翊一挑眉,漫不经心地垂眸,手指在刀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这个动作便是在示意秦语音继续说下去。

  “世间珍果更无加,玉雪肌肤罩绛纱。”秦语阳一字一句念道,眼里全是怨毒,“季公子才是当得起这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一入豪门出不来折腰娇不可攀不一样的美食家[古穿今]窃国我和丞相大人的日常重生九零年代重生之闺门毒后娇宠日常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