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你病我娇|第21节

推荐阅读:、我有一个小世界看我前男友在发光斯文败类(作者摇摆的鱼)春风不度神话传说英雄的异世界奇谭来时有灯火都市弃少于是我们在一起了你好陆先生[娱乐圈]催眠师恋爱手记仙君干了这碗酒长安曲短跑女王深渊中走出的道士潮汐进化知足常乐[娱乐圈]我家棺人不好惹谋爱惊心老牛怎么吃嫩草结婚虽可耻但有用[穿书]
  这时,天变突然一阵巨响,绚丽的焰火在黑暗的夜空中绽放,淮河睡眠像一面镜子一般将五彩的焰火映了出来,坐在河边的楼音伸手便可触及那漫天华彩,风流云散的焰火。

  面具遮挡了视线,楼音便摘了下来,仰头看着那硕然绽放,五光十色的焰火。

  “我从来不知道,烟花竟这么美。”

  身旁的男子看着她,绚丽的火光映在她的眸子里,随着睫毛的扇动忽明忽暗,较小挺立的鼻梁下唇色朱樱一点,脸颊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在这黑夜里,她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良久,他才说道:“你比烟花灿烂。”

☆、第29章

  焰火已经消退许久,楼音还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看,直到水中月影越来越清晰,她才站起来,说道:“我要走了。”

  身后的男子不动声色,也跟着她站起来。

  楼音还想说些什么,枝枝却喘着气跑过来,在楼音耳边说道:“公主,您出来太久了,皇上担心,派了人在京都到处找您呢!”

  随着枝枝的话音而至的,是带着一队禁军的南阳侯。夜色中,他长身玉立,腰配玉剑,正阔步走来。

  楼音轻声问道:“南阳侯怎么来了?”

  枝枝道:“是南阳侯主动请缨,要来护送公主回宫。”

  话音刚落,南阳侯已经到了楼音面前,他拱手弯腰,说道:“请公主随下官回宫。”

  楼音这便要走过去,身后的男子却拉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劲很大,楼音费了很大力才挣脱他,说道:“我要回家了。”可刚走出两步,又回头道:“得知我的身份,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许是因为,你本就知道我的身份?”

  说着,楼音便要伸手去摘他的面具。

  他退得很灵敏,躲过了楼音的手。在楼音迟疑的瞬间,已经转身飞快离去。

  楼音对席沉使了个眼色,席沉立马飞身跟上。

  而这厢,南阳侯的脸色越发阴沉,幸而夜色将他的眸光都遮掩了去,他再次说道:“请公主即刻回宫。”

  马车停在东市入口,楼音与南阳侯一同步行过去。

  到了这东市,楼音才知道原来自己在东市呆了这么久,人群早已散去,只余巡逻的卫兵与各家各户打扫的人。整个东市依然灯火通明,但不服喧嚣,只听得见卫兵的步伐声与几处扫动落叶的声音。

  楼音慢慢走着,如同散步一般,南阳侯就走在她身旁,不言不语,于是楼音便问道:“听说秦小姐受伤了?”

  南阳侯一僵,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严重吗?”

  “小伤而已。”

  楼音作了然状,点点头,又问道:“可本宫听说,当日秦小姐的袖子上,可是流了不少血。”

  这一问,南阳侯停在了原地,语气生冷,道:“公主若是好奇,便去问此事的罪魁祸首,恕下官无可奉告。”

  若真是去问了那罪魁祸首,不知要问出多少事情来,值当做整个京都半年的饭后闲话了。楼音只是笑道:“本宫只是好奇,当天发生了什么。整个京都都议论纷纷,可侯爷却像个没事人一般,也不追究伤害秦小姐的凶手。莫非,真像传言所说……”

  “公主!”南阳侯提高音量,打断了楼音的话,“这是下官家事。”

  楼音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良久,南阳侯又说道:“刚才是下官失礼了。”

  楼音不吭声,他又继续说道:“语阳向来就与他交好,打闹之间误伤了算不得大事。”

  楼音哦了一声,继续走着,两人之间再无话说。直到马车停在宫门口,南阳侯准备离去时,楼音才开了口,“多谢侯爷专程护送本宫回宫。”

  南阳侯的背影松动了些许,他回头,脸色已经温和许多,说道:“市井鱼龙混杂,公主千金之躯,切要多加小心。”

  *

  席沉回宫之时,已经下了钥,他摸出腰牌,禁军打开了宫门,放了他进去。漆黑寂静的皇宫好像比外面还要冷,席沉加快了步伐往摘月宫走去。

  整个皇宫在这个点还亮着灯的,只有养心殿与摘月宫。路过养心殿时,正巧遇上妙冠真人从里面出来,席沉对他行了礼。

  妙冠真人穿着一身道袍,在夜风中衣袂飘飘,倒有那么一点点仙风道骨。

  “这么晚了,公主还吩咐差事?”

  席沉不说话,妙冠真人自讨没趣,摇晃着脑袋走了。可没走几步,他又回头,席沉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空留远方摘月宫的点点灯火。

  他望着那方宫殿的灯火出神,直到一股寒风灌进他的领口,他才打着寒颤走了。

  席沉回到摘月宫时,楼音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正等着他回话呢。

  “怎么样?”

  席沉清亮的眼睛里全是懊恼,他跪下,说道:“属下无能,跟丢了。”

  “丢了?”楼音一脸的不可置信,“连你也跟丢了他?”

  那他到底是谁,能让锦衣卫出身的席沉跟丢?

  席沉握紧了腰间的佩剑,紧紧拧着眉头,想到最近自己老是不能完成任务便自责得不行,他说道:“是属下无能,属下……”

  “行了。”楼音心里一团疑云,说道,“你退下吧。”

  那人到底是谁?他似乎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故意接近自己?有什么企图?

  抑或他原本就与自己相识,是季翊?不不不,虽然两人感觉相似,但身材声音都相差太多,且那样亲切的感觉是季翊给不了的。

  那又是谁呢?

  看楼音脸色的神色变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一入豪门出不来折腰娇不可攀不一样的美食家[古穿今]窃国我和丞相大人的日常重生九零年代重生之闺门毒后娇宠日常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