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你病我娇|第45节

推荐阅读:、最后一个男人我的同桌有点冷一怒封天书中自有BOSS娘超级近身高手超神建模师温故而知心[娱乐圈]余生不过我爱你时光与你可安家八块八高冷总裁带回家魔帝香江王朝快穿之惑乱江山这是命令吗见光死捡了个天庭网游之三国谋士仙界系统在都市中国历史未解之谜(大全集)强制征服之先婚后爱
  几个围攻席沉的此刻被这一变动岔了神,反应过来时席沉已经站稳了将枝枝护在身后,目光凛冽地看着他们。

  而马车这边,早已有了此刻瞄准了楼音落空的档子,冲出锦衣卫的刀光剑影,飞身将剑直指楼音。

  楼音躲无可躲,她浑身只剩眼珠能动了,她在那刺客的眼里看到了杀意,是□□裸的杀意!

  她想错了,这不是同一批人,这些人就是来取她性命的!忽然,腰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她大脑内轰地一下嗡嗡作响,只剩一丝意识感觉到腰间一股暖流,鼻尖传来一阵血腥味儿,夹杂着浓浓的死亡的味道。

  但那剑却没有继续深入刺穿她的身体,她模糊的双眼看见刺客的动作停滞了下来,一双洁白修长的双手袭上那刺客的双肩,像猛兽的爪牙一般,死死扣住了刺客的肩膀。明明只是一双手,楼音却似乎看到了那双手的主人此刻是如何一幅凶残的神态。

  而比楼音的想象更凶残的是,那双手的关节忽然泛白,扣着刺客的双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生生将他撕成了两半。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那双手下,竟像走禽一般被撕成了两半!

☆、62|第 62 章

  楼音见过午门外的斩首示众,也见过五马分尸的场景,可那些或利用砍刀,或用力马匹,却从未见过这样血腥暴力的场面,季翊苍白的脸上迸发出嗜血的气息,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仅凭双手撕碎了一个个冲向楼音的刺客。

  他就像一个煞神一般,眼眸里没有生命的光亮,只像一个躯壳,见人就杀,身上的青灰色袍子被血染得青黑,比刑场上的刽子手还要麻木。

  不知是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到了,还是被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熏住了,楼音的脑袋浑浑噩噩的,眼前模糊不清,只觉得残缺的断胳膊断腿在她眼前飞来飞去,所有人的轮廓都变得模模糊糊,只有带着杀伐之气的季翊越来越清晰。

  即便季翊下手如煞神,那些刺客还是不要命地冲向楼音,而楼音耳力只听得见骨骼断裂的清脆响声和血肉之躯被生生撕裂的闷响,像是从死亡的深渊传来的回音,明明那样清晰却让楼音觉得不真实,直到有刺客的血溅到了她的额头上,顺着眉毛留下,刺激到了她的双眼。

  刺客们一个个倒下,死状惨烈,血流成河的场面让楼音一下子想到了书中描绘的修罗场,这情形,只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枝枝和席沉停了下来,呆若木鸡地看着季翊。饶是手下人命无数的锦衣卫也愣在了原地。

  人说战场杀伐无情,尸骨堆上了天,想必也没有眼前所看到的来的震撼。他们每一次执行任务少不得要沾上人命,可冷兵器下割断的喉咙总显得那样理所当然,收剑离去,渐渐也就习惯了这样速战速决的方式。而眼前的景象是,一个个健步如飞的死士冲向马车,而季翊站在马车前如神邸一般,却伸出他那修长洁白的双手奋力将一个个血肉之躯撕裂。

  他的额角青筋暴起,真正的杀人不眨眼。而她身后被保护着的楼音却轻微张着唇,看着季翊的背影入了神。

  直到季翊喘着粗气,缓缓转过身。他的脸上尽是血迹,从鼻梁蔓延到下颌,像是血脉浮出了肌肤一样。

  楼音愣了一下,右手战栗着抬起,用手指一点点擦去他脸上的血迹。指尖触及的肌肤细腻却冰凉,每每擦过湿腻的血迹,楼音的呼吸都像停滞了一般,渐渐的,她干脆用手掌覆上他的脸颊,既想擦掉他脸上的血,也想给他的肌肤带去一点点温度。

  可擦来擦去,他脸上依然满满是血,楼音的手掌也被染红,季翊突然一把抓住了楼音的手腕,往里一推,本就魂不守舍的楼音一下子跌进了马车内,却还是睁着双眼凝视着季翊。

  枝枝这才一下子回了神,尖叫一声便跳上了马车,用自己的袖子胡乱地擦着楼音脸上的血,一边哭一边说道:“公主您没事吧?都是奴婢不好,不该下车的,害刺客有了可乘之机,呜呜呜……您杀了奴婢把。”

  枝枝的哭腔充满了悔意与后怕,可楼音浑然不觉,她只是看着季翊,见他默默转身,然后从死去的车夫身上抽出马鞭,扬空一甩,打在了马车身上,马儿立刻跑了起来,奔着前方的大路驶去。

  席沉即刻飞身跳上自己的马,执起缰绳的那一刻突然回头看着季翊,眼神里有不解与疑惑,更多的,却是从眼前的血腥中幻化而来的无奈。

  楼音的车马驶远了,季翊看到他从小窗中探出头来回望,可季翊的双眼渐渐模糊,直到看不清车马的身影他才缓缓跪倒于地,用双手撑着地面才维持着自己的身体不倒地。

  这时,远山深处飞奔出一匹骏马,骏马身上的人一身黑衣,腰间一把佩剑,踏着白雪奔驰而来。

  “吁……”郁差似乎不敢相信他亲眼所见的景象,忘了下马,半阖着嘴唇呆呆望着满地残缺的尸体,猩红的血水将周围的一大片雪地染红,远远看着像是一截一截的尸体飘在血湖里。

  “这……”郁差跳下马,目光呆滞地扫视了一圈,说道,“殿下,您把他们全杀了?”

  季翊没回答郁差的话,他低头按住自己的腰间,额头上的冷汗流到下颌然后滴到雪地里,顿时与雪化为一体。

  郁差知道季翊如今的身体状况,可还未从震惊的状态中回过神的他再次问道:“殿下,您把这些影卫全杀了?”

  一个个被生生撕碎,裂开的躯体血肉模糊,这残忍的手法,一看就是季翊的作风而不是楼音的侍卫所做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一入豪门出不来折腰娇不可攀不一样的美食家[古穿今]窃国我和丞相大人的日常重生九零年代重生之闺门毒后娇宠日常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