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你病我娇|第61节

推荐阅读:、阴阳鬼咒漫威世界的术士烽火男儿行我妖重新做人一顾倾城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燃情蜜爱总裁独宠重生妻重生铸梦法医秦明可是我只想宠着你都市兵王阴婚不散(凤唯心)妈咪爹地在这里结婚协奏曲骗婚(作者陆君柠)顾少娶一赠二兽血沸腾Ⅱ杀破狼都市真仙九州覆女演员与大亨
  地牢外,春雨绵绵,枝枝撑着伞在外面等着楼音,搀扶她坐上软轿后慢悠悠地往养心殿走去。

  “父皇昨夜可曾发烧?”

  枝枝摇头,“今早秋月山庄那边的人回报,昨夜上皇睡得极其安稳,今早精神状态也很好,皇上不必担忧。”

  楼音不再说话,闭眼听着雨声。

  春天的雨不像夏天那样猛烈,润物细无声的感觉能扫去大半阴郁的心情。

  前方转角处,一个脚程利索的小太监正用尽了全力向楼音跑来。雨势虽小,待他站定在楼音面前时衣服也湿了大半,“皇上!丞相大人以及内阁大臣们正在御雄殿侯着皇上,有急事相议!”

  得了命令,抬轿子的太监们也加快了脚步,在湿滑的雨天也安安稳稳地走到了御雄殿。

  即便是殿内,也弥漫着一股湿润泥土的气息,倒让殿内紧张的气氛消散了一点。

  “齐大人,莫非是北疆前线出了事?”楼音来不及坐下便问道。

  而齐丞相却是抚摸着胡子,眼角都是笑意,“却是是北疆前线出了事,不过却是好事。”

  “哦?”楼音挑眉,北疆前线出了好事?算一算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已经在狱中,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她还真不知北疆出了什么事。

  “乌孙国都三天前突发地震,伤亡惨重,乌孙王命垂一线,皇子们已经将前线大军全部撤回国都了!”

  楼音嘴角也忍不住露出笑意,说道:“果然是好事!”

  众人又在殿中商议了几个时辰,知道天色晚了,齐丞相才说道:“那戍守在北疆的尤将军……”

  他看着楼音的脸色,等待着她的回答。

  “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楼音目视御雄大殿正前方的匾额,一字一句道,“尤铮谋逆,作为父亲自然是要诛杀。但念在尤将军多年来对大梁有功,便饶了他的性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与将他流放至南境,终生不得回京。赵国公府上上下下,女眷皆变卖为奴,男子充军,世世代代,永无翻身之日,各位爱卿觉得如何?”

  底下几个老臣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发声。

  楼音等他们的回复等了半天,最终却是散秩大臣刘大人站了出来,那个一辈子和尤将军政见不和,常常在朝堂之上与尤将军吵起来甚至动粗的人,“这……尤铮逆贼万死不足,但尤将军实则对我朝有功,若是流放,这……”

  “原本给诛连,朕留他一命已是开恩,刘大人难道有别的看法?”

  刘大人搓了搓手,说道:“皇上深明大义是大梁之幸事,只是如今北疆危机虽除,但南边周国不得不防。臣以为与其流放尤将军,不如让他戍守南境,戴罪立功。皇上若不是不放心,大可再派几位监军大臣去便是。”

  楼音沉吟半晌,看着下面几个老臣,问道:“你们呢?也是这个意思?”

  齐丞相率先表达了自己的赞同之意,其他人也相继附议,楼音自然没得说,“那便按照刘大人的意思办,齐丞相这便去拟旨。”

  几个老臣离宫后,又有侍卫冒着雨冲进了御雄殿,这是今天楼音听到的第二个好消息。

  “皇上!席大人回来了!”

  比楼音反应更大的,是侍立在一旁的枝枝。她刚刚拿到手上的茶壶突然落地,砸得粉碎,滚烫的茶水溅了她一身却也浑然不知。

  “在哪!”楼音难以抑制激动,几乎就差抓着侍卫的领子问了,“在哪里!”

  “今日刚到京郊驿站,是驿丞派人来报的。”

  *

  楼音带人赶到京郊驿站时,驿丞差点吓得屁滚尿流。他今早发现躺在门口的奄奄一息的席沉时,本以为是个流浪汉,谁知他开口就让人去宫里传信,驿丞还以为这人疯魔了。可仔细看看他气质确实不俗,万一真的是哪个大人物呢……抱着侥幸心理,驿丞收留了席沉,并派人去宫里传信,但没想到,来的居然是当今女皇!

  他看着自己这小小驿站外站了一层又一层的御林军,只觉得祖上都冒青烟了。

  望着床上那衣衫褴褛,满脸伤痕的男子,楼音鼻尖都酸了,那可是最爱干净最威风的锦衣卫千户席沉啊。

  “回来就好。”楼音拍拍他的肩膀,免了他起身行礼,“不知你伤成了这样,早该带太医来的,朕这就带你回宫去。”

  席沉摇头,说道:“皇上莫担心,这都是些皮外伤。”

  楼音别过头,看见枝枝反而站在墙角不敢走上前。

  有人近乡情怯,而有人见到心心念念的人,却不敢上前说话,只敢远远地看着。

  “枝枝。”楼音叫了她几声,才见她回神,“咱们这就回宫。”

  而接下来的日子,席沉亦只是默默疗伤,然后再次回到他的岗位,对他此次南境之行的艰难之处闭口不言,刀剑下偷得的性命,大牢囚禁时的绝望,逃出尤铮营帐那时三天三夜没命的奔跑,以及在南境荒野里多少次从野狼口中逃生,都被他咽在了肚子里,好似此次依然只是执行了一个普通的任务。

  性格使然,有的人注定不会倾诉情谊,也不会向身边的人露出软弱的一面。

  *

  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四月,连宫里的猫都懒得动了,成日躲在屋檐下听雨,时不时藏起来让宫女们好找一番。

  楼音每当闲暇下来时,总止不住叹气,又时时张望窗外,像是再等什么似的。

  款冬姑姑早就发现她这样的状态了,只是不点破。

  “姑姑,周国那边还没有来信吗?”

  款冬姑姑摇着头,依旧做着手上的事。

  楼音垂下头,看着脚边的小猫,总觉得它把爪子伸到了自己心里在挠似的。

  她已经等了两个月了,希望季翊能给她一封信,证实她的想法。可等了这么久,依然杳无音信。

  “姑姑,我要不要修书一封送去周国?”

☆、84|第 84 章

  听到楼音的提问,款冬姑姑恍然愣了一下,“哎哟皇上,您每日就一时半会儿能写着,就琢磨这事儿?”

  款冬姑姑一面整理着竹篮里的针线一面说道:“这事您该和内阁大臣商议,与奴婢说了没用。就算要修书一封,那也得齐大人草拟呀。”

  楼音拖着腮,眼神悠远,“不是政事……”

  “那是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一入豪门出不来折腰娇不可攀不一样的美食家[古穿今]窃国我和丞相大人的日常重生九零年代重生之闺门毒后娇宠日常

吱吱新书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花开锦绣 | 庶女攻略 | 九重紫 | 慕南枝 | 金陵春 | 吱吱作品集 | 雀仙桥